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玄幻奇幻 > 真实修仙学院 > 第六十四掌 红丧知道

第六十四掌 红丧知道

小说:真实修仙学院  作者:亚让  类型:玄幻奇幻

    八尺鬼鬼祟祟,用力将爪子往他嘴里按了按:“嘘!你给喵小声点!”

    江辰连忙点点头,催促着这家伙赶紧将那一团肉球拿出去。

    这样折腾了片刻,终于一人一兽达成了共识,安静下来。

    “本尊知道你有许多问题想问我喵!”小八蹲坐在他面前,微微抬起脑袋,试图努力摆出神兽的架子:“你问吧喵!看在你对我还不错的份上我就回答你喵!”

    没想到对方大半夜把自己叫醒居然是为了开诚布公的谈话,江辰不由得哭笑不得。

    不过再转念一想,这小家伙应当是担心经渔偷听到。这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自己和经渔坦白的时候八尺已经受伤了,自然对于阵营的改变有所不知。

    他对此也懒得解释,见对方主动提出来解答疑惑,便大大方方的问:“那你为什么帮黑衣人挡刀?”

    八尺晃了晃尾巴:“本喵……哦不,本尊从那个家伙身上闻到了主人的味道!”

    主人的味道?他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那具乾坤环中的尸体样貌。

    “等等!”江辰听到这里不由得觉得奇怪,捞起面前的白毛小兽,抱在怀中,眼睛一闭,神念进入乾坤环当中。

    这里和最初的时候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多了一些江辰的日常用品。他抱着八尺到最角落的箱子面前:“这个,是你主人没错吧。”

    小八还没反应过来,愣了片刻才示意江辰蹲下,用爪子掀开箱子盖,上前左闻右嗅,这才点了点头:“没错喵,这是主人喵!”

    这下江辰更是不解:“我想你应该清楚吧,他……他死了。”

    八尺的反应跟第一次提到这个话题时候没有两样,又翻了个标准的喵白眼,充斥着不屑的语气:“这只是个皮囊而已,就说你什么也不懂喵!”

    他无语,不过也简单理解了八尺的意思,这其实并不难懂,毕竟在修仙小说里,夺舍之类的事情总归不会太少,随便琢磨一下也就清楚了。

    于是,不再继续纠结死活的问题,江辰问出了他最感兴趣的问题:“那么……你知道你的主人在这里,藏了什么秘密吗?”

    “知道喵!”对方的回答出人意料的痛快,而且提到这个似乎还有些兴奋,不过紧接着一句话又浇了他一头冷水:“不过我忘了喵!”

    好吧,这个不靠谱的家伙。

    不过自己起码知道,这里的确藏着某些秘密,一个值得让八尺的主人就算夺舍也冒险回来夺取的秘密。

    江辰扶额:“那么……起码,你能告诉我,你的主人是谁吧?”

    八尺歪着脑袋想了想,又晃了晃头:“还是想不起来喵!”

    ……这家伙!

    明明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却一副全知全能的样子让他提问,原来只是记得气味而已啊!

    都是猫是嗅觉动物,果然没错。

    “好吧……那你能告诉我,你知道什么吗?”

    这次小八的回答没有完全让他失望:“本尊上次见到主人,感觉有点奇怪喵!”

    “嗯?”

    “主人好像……十分虚弱喵!”

    是了,的确,按理来讲,神秘黑衣男子一开始所释放出来的气势十分强大,想必是十分厉害的修行前辈,可在让经渔陷入幻象之后,那个人却并没有立刻痛下杀手,而是逐渐虚弱下来,似乎是受了非常重的伤一般,甚至最后选择了逃跑。

    如果按照八尺的说法,那么那人的行为就变得可以理解起来,上次所见的神秘黑衣人十分有可能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只能说,这个乾坤环中的秘密,可能比他想象的更重要,甚至他都开始考虑不然以后要不要将乾坤环藏起来。

    “还有喵!”怀中的毛团举起爪子打断了江辰的思绪:“那个人身上的气味……不全是主人的……”

    这话听起来十分怪异,江辰追问:“什么意思?”

    “就是……”小八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了下去:“他一个人的身上,有两种……不同的气味喵……”

    两种不同的气味?难道是说……他一个人的身体中,有两个人?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还不待江辰思考清楚,对方的下一句话就再次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对了喵!!”毛团两只爪子一拍,做出了一个仿佛是人一般的恍然大悟动作:“那个两脚兽!”

    说到这比比划划起来:“就是那个不男不女的两脚兽!他也认识主人!”

    “……谁?”不男不女的两脚兽?

    “喵!就是会做很好吃的红烧鱼那个喵!”看他领会不到谈话精神,八尺都有些着急,尾巴也跟着乱晃。

    “我知道了!”江辰终于反应过来,如果说,唯一一个他和八尺都认识,而且不男不女……还会给八尺做鱼吃的人……那应该是红丧老师??

    心下不由得惊讶起来,条件反射睁开眼,怀抱八尺又回到了学生宿舍中,那边经渔依旧安静的睡着,丝毫没有被惊醒。

    所以……红丧认识八尺的主人?

    这样想起来,很多事情都十分清楚了,比如第一次守护灵课程时候为什么红丧单单要将八尺抱走,十有八九是认出了它的身份,可能想叙个旧之类的……?但如果是这样,为什么红丧不直接与自己沟通,而是事后再也没有提到过这件事情呢?

    一个问题的解开,通常伴随着更多的问题纷扰而至。

    “你知道什么了喵?”八尺不满江辰突然就不再理它,不依不饶的追问。

    “多谢了!”江辰不回答他的问题,只用力揉揉小家伙的脑袋:“暂时没有其他问题了,如果再有疑惑,我还会问你,你可一定要回答我!”

    结果对方小鼻子一抬,牛气哄哄:“这要看我心情喵!今天回答了问题我们就两清了喵!”

    也不搭理它自作主张的算着小账本,江辰心绪纷杂,第一时间将得到的信息发给了夏小麦,结果再一看墙上的时钟,却是深夜三点多。

    摇摇头,自己太激动了,一时忘记了现在还是半夜,最好还是趁早休息,否则明天早上被经渔叫起来晨练可撑不住了。

    怀中的八尺念念叨叨的说着话,大概就是“才不想感激你喵!”“我不欠你的喵!”“别以为救了我就可以要挟我喵!”之类的傲娇发言,江辰没有继续搭话,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顺着对方的皮毛抚摸着,渐渐的……一人一猫终于都进入梦乡之中。

    他其实还是感激八尺的,虽然自己救了对方的性命,但是黑衣人作为八尺的主人,它为那个人挡刀本就无可厚非。

    而战斗当时,八尺应该完全没有期待自己会救治它的生命,但在自己那样做了之后,却自愿选择将主人的相关信息告知他,对于十分忠诚的契约兽来说,想必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吧。

    自己不知不觉间,也被这个小家伙接纳了呢。

    ……

    平日里红丧的教室总是被守护灵相关的课程安排得满满当当,因为不仅仅是高一的课程,在高二下半学期的一些高阶选修课中,也有他教授的课程。

    原本江辰打算第二天就去找他询问八尺主人的事情,却发现很难找到独处的时间,只能选择下课之后的夜晚。

    于是这天,翘了章百汇的训练,他终于独自一人来到了那个有些阴森昏暗的教室里。

    头顶依然是垂挂着红色的帘布,而红丧的雕像,就端坐在安卓上的龛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