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玄幻奇幻 > 剑与彼岸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小说:剑与彼岸  作者:姑苏城外寒  类型:玄幻奇幻

    一早,其他几人还没醒,沧澜就跟着崔伦的父亲崔温来到了摊位,将自己铸造的武器依次摆好,等待顾客的光临。

    摆摊这种事沧澜是第一次做,不知道如何是好。以前在朱令山脉的时候,不是有人上门就是沧澜去青岩镇卖给武器铺,根本不需要做这种事情。

    “你可以吆喝几声。”看到沧澜半天一把武器都没有卖出去,崔温给他提了一个建议。

    沧澜哪里做过这种事,吆喝起来极其不自然。

    “我来帮你吆喝吧。”崔温说到,“都过来看一看啊,上好的武器啊,看看不买也行啊!”

    还真别说,才吆喝了几声,就有一个人看上了一把寒铁斧头,沧澜要价两百库伦,那人也是爽快,不讲价,直接给了。

    第一笔生意成了是一个好兆头,紧接着又来了三个客人,每人买走了一把寒铁剑。此时,涟漪也过来了,询问沧澜的情况。

    “赚了多少钱,”

    “才刚开始。”

    “你太笨了,做生意肯定不行,我来。”

    涟漪把沧澜挤到一边,“有人买东西吗?那位哥哥买不买东西?过来看看吧。”

    涟漪这种吆喝的方法沧澜实在受不了,崔温都在一旁笑的前仰后合。但即使这样,沧澜也没办法否认,这种方法真的很有用,才过了没一会,摊位就被围的水泄不通。但他们大多都不是来看武器的。

    涟漪接管了摊位之后,剩下的武器很快就被卖完,甚至有一把剑还卖出了五百库伦的天价,沧澜着实吃了一惊。

    这样一来,沧澜的武器全部售出,收入将近三千库伦,已经是一笔很大的数目了。是时候置办一些新东西了。

    “我们去买点东西。”

    来不及收拾摊位,涟漪就拉着沧澜跑了。中转站的除了摆摊的地方,也有几家店铺,这里既可以买,又可以卖,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时间摆摊,所以很多人就直接选择卖给这些店铺。虽然价格可能会便宜一些,也算是节省了时间。

    沧澜逛了几家商铺,最后看中了一个储物袋,虽然已经是最小的那一种,价格却要八百库伦。

    “老板不能便宜一点吗?”涟漪问道。

    “姑娘,你都砍了三百了,真的不能更低了。这虽然是最小的储物袋,但制作起来也很困难,你在市面上找不到比这更低的价格了。”

    涟漪吐了吐舌头,“买不买?”

    “买。”

    对于沧澜而言,储物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了储物袋,材料和武器都可以放在里面,重量也会成比例的减小。这几天光是背着矿石和武器就让沧澜苦不堪言,他可不想在继续这样下去。

    储物袋看上去和不同的布袋没有区别,甚至还小一些。并且,储物袋也不仅仅是布带加上魔力这么简单的关系,不管是对材料还是工艺要求都十分严格。

    之后,涟漪买了一些日常用品,还找人把沧澜送给她的星珠串起来,做成项链戴在脖子上。

    “漂亮吧!”

    “漂亮。”

    “是我漂亮还是项链漂亮。”

    “项链漂亮。”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走到沧澜的身后,沧澜本能的转身。

    “请问今天在那边兜售兵器的是你吗?”那个人看上去年纪不大,脖子上挂着一柄小锤子,不同于沧澜之前看到的那个,这柄锤子是赤红色的,也就意味着这个人是赤铜铸剑师。

    “是我,不过现在武器已经卖完了。”

    “你可以看看你背后的那把枪吗?”

    那人指着沧澜背后的长枪说道。

    “这个不卖的。”

    “我知道,只是有点感兴趣。”

    沧澜有些为难,随便把武器交给别人可不是一件好事。

    “不用担心,那边就有几个卫兵,我跑不了的。”那人笑了笑,也知道沧澜的心思。

    涟漪说道,“假如你打我们怎么办?”

    “不会的,”那人说道,“是我唐突了,我应该先介绍一下自己的,我叫昌远,是落阳镇铸剑师公会的铸剑师。”

    沧澜有些印象,但是强卖崔父水岩的好像就是昌家的人。这个人说自己叫昌远,肯定是有点关系。

    看沧澜半天不答,昌远大概是知道答案了,“就这样让别人交出武器确实有些草率。我能问一下这柄枪是谁铸造的吗?”

    “是我一个朋友铸造的。”

    沧澜少见的说了谎,涟漪盯着他看了半天。

    “你这位朋友现在在此地吗?”

    “不在,他早就离开了。”

    昌远看上去有些遗憾,“我还真想和他交个朋友,不过没这个机会了。既然这样,我也就不打扰二位。”

    说完之后,昌远转身走向远处。

    “你说谎了,”涟漪指着沧澜的鼻子,“你为什么说谎?”

    “他和半个月前闹事的人有关系,我可不想引火上身。”

    “理由倒是很充分,但说谎就是说谎,这是事实。”

    其实涟漪才不管沧澜为什么说谎,只是找个由头压一下沧澜的气势。

    就在沧澜与涟漪争辩说谎的对与错之时,一个女孩从沧澜的身边走过,沧澜没有注意到她,她也没有注意到沧澜。因此,所以日后他们在争论到底偶遇了几次的时候并没有算上这一次。

    ————

    曹舟一人跑在队伍的最前面,他必须赶快回到朔月中转站,他必须赶快将这个消息告诉中转站的人。

    山贼要来了!

    分别了崔伦一行人之后,曹舟沿着明月溪继续向上游走去。

    他最初的目的是找到那个恶魔,然后为死去的乡亲们报仇,第一次他错过了,第二次他不会再错过。

    曹舟还记得村民们的惨状,即使已经死去,脸上依然带着惊恐。面对突如其来的死亡,又有谁可以镇定自若呢?负责这件事的人都将责任推到山贼头上,这是最简单的事,也是最不负责任的行为。

    或者说,他们从来就负过责任,不然山贼也不会这么猖獗。

    曹舟知道这件事不可能是山贼做的。

    自从中转站建成,山贼们已经收敛了很多,他们可能在谋划什么,但绝对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屠杀一个村子,这对他们没有丝毫好处。况且,村里的财物都好好的在那里,这也不是山贼行事的风格。

    这一次屠村发生在半个月前,距离上一次过去了快两个月。曹舟听闻此消息立刻请缨调查此事,卡夫队长也没有拒绝。

    看到村子的惨状,曹舟确定这是出自一人之手,这也意味着责任会被再次推给山贼,这件事情会再次不了了之。不过这次与上一次有所不同,一个孩子活躲在草垛下,逃过了这场劫难。

    曹舟本来想从孩子口中得出什么消息,但这孩子却因为惊吓过度,说不出话,只是一直指着一个方向,那是明月溪的上流。

    曹舟没有别的信息,于是就沿着这条河一直向上,企图可以寻找到什么线索。

    一连走了几天,曹舟一无所获,他开始怀疑自己。

    为什么我要走上这条路?

    这有什么意义?

    那个恶魔拿到会在上游等我吗?

    曹舟不断的质问自己,但始终没有放弃,因为他没有别的线索,一点也没有。

    说实话,曹舟是不愿意见到崔伦的,因为见到崔伦就会让他不自觉的想到另一个人,他是曹舟的朋友,就住在第一个被屠杀的村子。

    分别崔伦之后,曹舟又沿着明月溪走了几天,他的手下开始有怨言。曹舟也意识到自己太过执着,选择了放弃,走上了回去的路。

    但就是在回去的路上,曹舟发现了山贼的大本营。

    明月溪分流的地方有一片旷野,旷野的另一边又是一座座连绵的山,就是这么一个明显的地方,这么多年却没有被发现。这也难怪,前几年基本上就没有人愿意明月谷,而军队所谓的搜查也就是装装样子,从来就没有用心过。

    这里是山贼的大本营,曹舟没有直接冲进去,而是在周围抓了一个巡逻的人询问情况。这个人本来什么都不肯说,但曹舟吓唬了他几下之后他就全招了。这个时候,曹舟才意识到事态有多么严重。

    山贼攻击中转站有胜算吗?按照常理来说是没有的,但如果有内应的话就不一定。山贼很早就开始谋划这件事,并且成功的安插了一名间隙到中转站。他们会在夜晚的时候进攻,就算不能摧毁中转站,也要让它无法运作。

    四天,按照正常的速度,赶回中转站需要四天,曹舟在第二天夜里的时候已经到达了中转站,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明之后,他顺利的见到了中转站的首领,希尔。

    “大事不好,山贼要攻过来了!”

    曹舟刚说完这句,外面便传来了嘈杂的人声。

    山贼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