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都市言情 > 幸好有你在 > 尾声

尾声

小说:幸好有你在  作者:艾珈  类型:都市言情

    一年后桃园宝祥安养所

    「珈珈。」正站在安养所门前扫地的工友老王,一见到珈珈身影,马上停下扫地的动作,抬起手与她打了声招呼。「这么早又来看妈妈呀?」

    「是呀!王伯伯。怎么样,这几天有没有发生什么好玩的事?」

    「有噢!」

    王伯伯最喜欢跟珈珈说故事了,珈珈知道老人家总是寂寞,所以每次来安养所看妈妈时,她总会停下脚步陪着工友王伯伯扫一会儿地,笑容可掬地听他讲完这礼

    拜发生的事情,之后再进门去看妈妈。

    「哎呀呀,时间不早了呢!我得趁我妈刚吃饱饭,心情正好的时候去看看她,王伯伯你先去忙,我等会儿再来听你说故事。」

    「代我跟妳妈妈问声好呀!」

    「我会的。」

    珈珈背对着王伯伯挥了挥手,纤巧的身影一下子就步出走廊,来到所里辟出的花圃边。这里是珈珈妈妈最喜欢的一个地方,因为这里总是有那么多的花。

    「哈啰,妳早。」

    由于珈珈的妈妈记不得她曾经生过珈珈,所以完全不准珈珈叫她「妈妈」。之前她还曾经为了珈珈叫她妈妈,气到不愿搭理珈珈,因为她觉得珈珈太没有礼貌了,她一个未出嫁的姑娘家,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当人家的妈!

    自从知道母亲的状况之后,孝顺的珈珈也就顺了她的意,尝试着开始以一种平辈的方式来与妈妈相处。

    看见珈珈来,珈珈妈妈皱纹满布的脸上并没有欢喜的表情,她只是朝珈珈点了下头后,就自顾自地织起了毛衣。

    不过说也奇怪,珈珈的妈妈不太记得这个常常跑来看她的女孩,但却清楚地记得年轻时最擅长打的毛线。珈珈蹲在妈妈身边,瞧着她两只手上下交换移动的棒针,就这样静静的陪着妈妈,什么话也没多说。

    直到妈妈开口赶人——

    「妳都不用上班的吗?妳已经在这里坐很久了呢!」

    珈珈抬起眸子等着妈妈把话说完,了解她接下来还会有一大篇话!

    「我妈妈说年轻人就是要勤劳,不能老是坐着不动!等我将来长大了以后,我一定要出门去上班,而且我还要交很多的朋友——这样我就不用一直待在房间里,可以常常跟朋友出去玩了。」

    说完话后,珈珈妈妈还会一脸同情地望着她轻问:

    「是不是因为妳的朋友太少,所以才会常常跑来坐在这边?」

    每回听到这里,珈珈总会被妈妈眼睛里的同情给惹红了眼睛。她笑笑地说:「我再一下子就会回去。」

    「这样才对,这样才对。」珈珈妈妈点点头。

    瞧着妈妈又沈入编织毛衣的世界里头,珈珈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拍拍屁股。「我要回去了。」

    「嗯。」珈珈妈妈头也没抬,继续着手里的动作。

    珈珈看了她一会儿之后,才怀着失落的心情踱出安养所。

    走出大门,珈珈瞧见工友王伯伯等在门口旁边,他身边站着一个怀里抱着一只小黑狗的男孩。

    工友王伯伯一见珈珈出现,立刻要小男孩把怀里的小黑狗抱给珈珈看。

    「怎么了?」珈珈不解地看看狗狗,又看看王伯伯。

    王伯伯摸了摸头之后,讷讷地说:「妳之前告诉我妳在台北一家兽医院里当柜台小姐。我孙子的狗生病了,我们这乡下地方一时也找不到医生看,所以打算请妳帮帮忙,把宝儿的狗带回台北看病。」

    王伯伯从口袋里掏出三千块要给珈珈。拿。」

    「这是狗狗的医疗费,不够再跟我

    「这我不能收。」珈珈很坚持不收王伯伯的钱,她跟他们俩要了一个大手提袋装好狗狗之后,就带着牠坐上了驶回台北的公车。或许是因为狗狗身体很不舒服的关系,一路上都见牠无力地偎在手提袋里,连陌生人搬动牠,也没有什么反应。

    在公车上时,珈珈打了通电话给周中,跟他说明原委,周中二话不说马上要她把狗狗送到医院来。

    一见到狗狗,周中立刻把牠抱上诊疗台,他弯下腰仔细地观察狗狗眼角和鼻子,并用笔形灯照过牠的眼睛,看看有没有任何畏光反应。

    之后,周中帮牠打了一支针,露出轻松的表情。

    「还好送医得早,只是犬瘟热初期,我们只要多费心点照顾牠就可以了。」

    知道狗狗会平安无事,欧珈珈终于大松了口气,她亲爱地搂着狗狗,将牠送进

    医院后方的狗笼子暂住。

    还得出门看诊的周中,提醒了珈珈几句话后,就自顾自地出门去了。

    珈珈拿起手机,拨通王伯伯家的电话号码,跟他报告小狗狗的事。

    当她说到狗狗所患的病名时,忽地一愣。

    犬瘟热……这个名称有点熟悉,好象之前她曾听谁提过它!

    是周华说过!

    就在心头浮现周华名字时,那一瞬间涌上心头的情感,教珈珈忍不住红了眼眶,她强打起精神,结束和王伯伯的对话后,强忍已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地落下。

    想不到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记得在周华失踪的第二天,周中便拿了周华交代的钥匙开门进周华的公寓,珈珈望着周中那张和周华一丁点也不像的脸庞,肿得跟两颗龙眼似的大眼再度控制不住地掉下眼泪。

    周中一副了然一切地拍了拍她的肩,然后扶起她,带她进卧房,强迫她上床休息。

    周中拿出从药房买来的肌肉松弛锭,强塞进珈珈嘴里,不久,就见仍挣扎不肯入睡的珈珈沉沉睡去。

    关于那阵子像个游魂似的生活,珈珈到现在仍记得非常清楚!

    每天每天,她睡醒了就哭,哭到体力透支,又不吃不喝,把自己弄得瘦到不成人形。

    直到周中眼见情况不对,大声骂醒了她!!

    「周华当初可不是为了要救妳这一把软骨头,才去拚命的!」

    珈珈瞬间醒悟了,她的命的确是周华救的,所以她没有资格把自己糟蹋成这样,她要照着周华信里的意思,安全、好好地过下去。

    从那一天开始,珈珈就在周中三天一叮咛、五天一鼓励中,慢慢恢复往昔的精在终于恢复体力,足以下床的那天,她一个人逛到IKEA,帮她与周华挑了

    一张方桌,三把椅子。因为她知道周华不会把外人带回家,那第三把椅子是帮他大哥周中买的。

    珈珈心想,将来等周华回来了,说不准他起意想邀请哥哥一块到家里吃饭也不一定。

    然后珈珈帮自己买了一辆摩托车,也托人找了一个老实的设计师,帮她重新整理被火烧掉的家里。她每天就骑着摩托车在兽医院、她家跟周华的家三处打转,骑久了倒也觉得还挺能适应以摩托车代步的生活。

    接下来,她也开始尝试自己安排旅游行程,自己搭车到处乱玩,台中的精诚街、高雄的六合夜市跟恒春的垦丁公园。

    珈珈心想这样一来,等将来周华回来之后,她也会有属于她自己的游记可以跟他说,而且搞不好还可以换她帮他打点一切,换她带着他去玩。

    但珈珈唯一没想要实现的愿望,便是到宜兰的礁溪泡温泉。因为之前周华曾经说过,将来有机会就会带她到礁溪泡温泉,这是他亲口答应过她的,所以珈珈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把这件事给空下来,等他回来带她一起去。

    她相信只要一直等下去,总有一天,周华一定会回来。

    一定会的。

    可是至今一年过去了,为什么他连只字词组都不肯捎给她?

    难道他不知道她会担心他,担心到每天夜里都很难入睡吗?

    珈珈擦干眼泪,整理着心情,不想再自怨自艾下去。这时,她突然听见医院后边传来一阵可疑的声响,珈珈好奇地走过去看,只见一个庞然的黑影突然从医院通往车库的门里窜出,瞬间那抹黑影一把牢牢抱住了珈珈。

    「啊!」

    珈珈吓得放声尖叫,不过当听闻到来人熟悉的笑声后,她的尖叫声突然停止,瞪大眼睛,满脸惊讶地瞧着来人。

    周华!

    「你回来了?!」说话的同时,眼泪控制不住地如雨落下。

    「我回来了。」

    瞧着怀里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珈珈,周华忍不住心疼地揉了揉她一头已变长的黑发。

    「奇怪,怎么每次我看到妳的时候,妳都在掉眼泪呢?」

    「还敢说!谁叫你老是喜欢做这些会惹我哭的事情!」

    欧珈珈撑开了点身子,抹抹自己脸上的泪滴,不过当又瞧见周华熟悉的面孔时,她又忍不住红了眼眶。

    「我该不会是在作梦吧?!真的是你吗?你真的回来了吗?」

    「是,真的是我,妳没在作梦,我真的回来了!」

    周华紧紧抱着珈珈的身体,头偎在她的颈边,深深地嗅着她熟悉的香味。

    「我等你好久了……」珈珈将头埋在周华的胸前激动地说。

    「我也等这天等好久了。」

    「才怪!」听到他这么响应,珈珈突然间推开周华,生气地埋怨起来:「你根本才不想我勒,讨厌鬼啦你!只会把我丢着不闻不问,你才不会想我勒……」

    「对不起,是我不好,害妳担心了。」周华拉着她的小手,在她耳边喃喃地道着歉。

    「这才不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的,我要你补偿我!」

    「那妳说妳想要什么样的补偿?」周华怜爱地凝望着她。

    「我要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你这一年都跑哪儿去。」

    「好。还记得前一阵子闹得风风雨雨的收贿案吗?」拉着珈珈的手,周华将这一年他所经历过的事,约略透露了一些。

    欧珈珈皱起眉头想了一下,蓦地豁然开朗。「原来那就是你消失的原因吶!」

    周华苦笑地点点头。「光为了厘清所有『相关人士』的参与程度,就花了我大概八个月的时间,情况越是明朗我越是觉得灰心,我头一次如此清楚地见到,原来我之前所尊敬的那些长官,他们的私生活竟是如此不堪入目……」

    伸手抚着周华瘦了的下颚,珈珈满脸心疼的低语:「辛苦你了。」

    「不,是辛苦妳了。这一年来,妳心里铁定不好受吧?!」

    珈珈想到了当初他留在计算机里的那些字,想到这一年来的相思煎熬,眼泪又忍不住落丁下来。

    「我当然不好过!你只留下那封莫名其妙的信就离开,害我……害我差一点就不想活了……」

    「写那封信时我考虑了好久,一直在犹豫我是否该在信里头留下承诺,可是我又不确定这一去会不会发生危险。」

    周华伸手擦去珈珈颊上的泪,珈珈抬起头睇着他,听他说话。「所以我才留下那封看似无情的留言,我当时在想,真的有什么万一的话,那我宁可妳忘掉我,重新好好过妳的生活。」

    「笨蛋!」珈珈瞋了他一句。「什么叫如果有万一,我从来没想过你不会回来,不管你害我掉多少眼泪都一样,你非回来不可,我不许你不回来!」

    瞧着珈珈跺脚娇怒的模样,周华一脸陶然地将她搂进怀中。

    「妳放心,绝对没有下一次,我回来了,再也不会离开妳了。」

    真的吗?

    珈珈诧异地瞪大双眼,周华轻啄了她一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只丝绒盒子里头放着一条美丽的单钻项链。

    「永远跟我在一起……好吗?」

    珈珈定定地看了周华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

    周华一愣,紧张地问:「为什么不要?」

    「除非你先答应我几件事。」

    闻言,周华松了口气。「一百个条件我也答应妳,说吧!」

    「我要你陪我去看我妈。」

    「我同意。」

    「我还要你陪我去礁溪洗温泉。」

    「举双手赞成。」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哪一点?」

    「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听见她的要求,周华深深地注视着她,眼眶微微地红了,他弯下腰,在她耳边低语——

    「我答应妳。」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