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科幻灵异 > 燃烬之余 > 二十七 宇宙机器

二十七 宇宙机器

小说:燃烬之余  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类型:科幻灵异

    马丁说:“那是因为她们自身的才能,我只不过做了正确的引导。”

    我握住马丁的手,像个父亲那样看着他。我知道自己不是个合格的父亲,大部分的时间里,我都在探索与忙碌。马丁的成熟与稳重,让我对他最为放心,同时也忽略的最多。即使知道了他灵魂的真谛,我依然觉得对他很亏欠。

    更可恨的是作者,他已经不愿意用太多的篇幅描写马丁的心路历程了。我无法用疯网理解马丁,无法透过马丁的视角观察这个世界,无法领会马丁对这个世界抱有的感情。

    所以,就这样吧。

    我说:“带我们去那里吧,只有你能办得到。”

    马丁眼中闪烁着恐惧,那恐惧是对灭亡的恐惧,不,他害怕着甚至是比灭亡更可怕的命运。

    他说:“你们没有任何赢的可能性。”

    我说:“他曾经也没有任何取代创世者的可能性,他办到了。”

    马丁:“那个漏洞已经被曦泰修复,你们不可能用他的方法,再重现一次。”

    我说:“可我们唯有尝试。”

    马丁看着面具,过了几秒钟,他说:“弑神者?”

    的确,弑神者,该隐谋杀亚伯,改变了因果,创世者认为该隐无意中夺得了某种权限——弑神的权限,一个无法修复的漏洞。

    马丁说:“你们不会以为....这真的对曦泰有用?他可以创造无穷的假身,你们根本不可能找到真正的他。而他要毁灭你们,几秒钟就够了。”

    我:“亚伯能让我们撑过去,如果撑过去,如果能与他的灵魂接触,我就能激活末卡维的魔咒。”

    马丁问:“亚伯?他如何能对抗创世者?末卡维的魔咒又是什么?”

    “亚伯是最初死去的人类,对创世者而言,他也是个意外,他的灵魂在死亡的刹那升华,能让我们看破曦泰的隐藏。”

    面具对此躲躲闪闪,似乎不愿承认,亚伯皱眉道:“我情愿不想获此殊荣。”

    “至于末卡维的魔咒,我也不甚了了,可总比坐以待毙要强。”

    马丁说:“我无法保证旅途的顺畅。”

    “同样,我也无法保证战术成功。”

    马丁点点头:“把你们的灵魂交给我吧。”

    该隐、亚伯并未犹豫,放松了心灵的防线,让灵魂霎时暴露在马丁面前,我看见马丁身上散发着透明的气息,像是弥漫在生死两界的游雾般弥漫,它透入了我们的心灵,缠绕我们的灵魂。

    刹那间,我们被释放了。

    我们的灵魂脱离了肉体,以光的速度行动,马丁是我们灵魂的引导者,在旅行途中,我们见到了这世界万千的景象,直至目的地。

    我找到了那个卫星,卫星中旧时代的守望者,孤独的、老去的朗基努斯。

    这么多年过去,他已行将就木。但他已经观察太阳,观察了很久很久。

    他已经说不出话,但见到我时,却露出微笑。他说:“拿走吧。”

    我触碰了他的知识,他的痛苦,他的孤独,他的寂灭,我得到了最后一片拼图。

    我看着他死去。

    马丁问:“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我说:“我不能知道。”

    马丁问:“一切起源于混沌?”

    起源于一场风暴。

    我们继续朝太阳进发,即使它爆发出惊人的热量,但对灵魂而言并没有危害,它仅仅是刺眼而已。

    亚伯说:“这倒是个新奇的发现。”

    创世者就在太阳里,就在最深处,他本身就是个灵体。

    霎时,太阳光发生了变化,我浑身滚烫,发出尖叫,这时我的尖叫声变得刺耳凄惨,痛苦万分。

    马丁说:“他发现我们了。”

    亚伯放出了一层幽冥的护罩,阻止太阳光将我们融化。亚伯自己也莫名其妙:“这能力是从哪儿来的?”

    可恶的挂逼,居然还装作一无所知的向我炫耀,我一直以为只有我鱼骨·朗基努斯才能帅而不自知地开挂...

    我们前进了一段距离,太阳光变成了路西法那样的晨星之刃。亚伯的护罩抵挡了一段时间,飞快消融,消融的速度胜过恢复的速度。

    亚伯:“我们必须躲着。”

    我将灵魂与他们连接,给出了躲避的路线,太阳之剑密集的无处不在,可薄弱处却存在着缝隙,我的路线提供了一条扬长避短的路,借此,我们不断接近他。

    马丁:“他并未全力应付我们,注意力仍击中在驱散地面的地狱,否则我们无法躲开。”

    忽然间,一股灼热的风吹来,我们不由自主地偏离了方向,更多光剑铺天盖地而至,亚伯的护罩岌岌可危,他怒道:“这混账花样真多。”

    我看见那风中藏着隐形的天使,是那天使操纵着这股连灵魂都受摆布的狂风,他们离我们很远,而且无疑很难对付。

    面具放出红光,在一瞬间将它们杀死。

    我盯着他看,眼中满是风头被抢的哀怨。

    面具说:“我也不想的,唉,我就是管不住我的这手。”

    马丁:“没有时间胡闹了,加速!”

    我想说还轮不到这小子来教训我,但他说的是对的,我重新计算了路线,亚伯保护我们,面具斩杀那些天使之灵,很快,我们抵达了太阳那可怖绝伦,宏伟无比的表面,即使我们仍在万丈高空,可已感觉心慌意乱,惊心动魄。

    火焰之海,核爆飓风,无可衡量的能量时刻爆发,哪怕一丁点火花也足以吞灭地球,如果我们并非灵体,单单目睹这景象时,我们就已经瞎了,不,离得这么近,我们早就化作了宇宙的尘埃。

    一个火焰巨人从表面升起,他的身体呈现紫色的光芒,那是极度的高温铸成之躯。他张开嘴,朝我们喷出一道光线,我立即远远绕开了他。

    更多火焰巨人出现,有些制造力场,有些改变空间,有一些试图操纵我们的精神,即使我们身为灵体,也变得疲惫不堪,心力交瘁,亚伯制造的护盾一直都在,很是可靠。

    马丁喊道:“我们支撑不了多久。”

    这孩子就喜欢乌鸦嘴,听他所言,令我心情愈发沉重,他就算一直喊加油也比说丧气话动听多了。

    面具将这些火焰巨人一一杀死,看着他们宏伟的身躯崩溃为灰烬,这让我心情好转了许多。

    马丁:“该隐,别做无谓的消耗!”

    面具回答:“他将灵魂切割成无数块,所有这些巨人、天使....都是他,如果要弑神,这些都必须毁灭。”

    换言之,创世者曦泰正使用灵魂操纵太阳。

    马丁:“父亲,你的计划行不通,他有了防备之后,弑神已经没可能.......”

    我凝神注视着下方的火海,一个个火焰的巨浪翻卷,形成致命的辐射,千奇百怪的光谱和声波在我眼前形成图案,飞驰而过,转瞬即逝。在这里,灭世的能源与创世的能源时刻交替,无休止地喷薄着。

    这里是死亡的最终形态,没有任何生命能在这里存活,神话中的寒冰地狱,与火焰神明的世界相比,简直与伊甸园无异。

    可我在宇宙的深处,见到过更猛烈的风暴。

    我说:“到这么近的地方,已经足够了,马丁,带他们回去。”

    马丁、该隐与亚伯都很惊讶。

    马丁问:“你放弃了吗?”

    “不,是你们该放弃了,我在未来的图景中见过这一幕。”

    马丁:“可弑神的计划...”

    从来没有什么弑神计划,那本就行不通,我只是让他认为我们打算弑神,认为该隐兄长是我们的最后一搏。

    但那不是。

    刹那间,马丁不见了,该隐、亚伯也随之消失。他们的灵体回归了地球,回到了本人身上。

    同时,我被强大无比的精神力所控制。

    曦泰真正的精神力,他恢宏的灵魂,禁锢住了我。

    他观察我们已有很久,他忌惮的是该隐,当他觉得自己能控制住该隐时,他出手了。

    幸亏,我已经让他们逃脱。

    他的声音如此的平静,如同冰冷的宇宙,往往数千光年的地带,不会有半点声息和生命。

    他说:“末卡维。”

    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发出尖锐而痛苦的笑声。

    我喊道:“啊,蛇神曦泰,创世者。”

    他说:“是我赢了,理性战胜了疯狂,秩序战胜了混乱。”

    我说:“你不明白吗?你诞生于混乱。”

    曦泰:“你所说的是宇宙的起源?关于这部分,我仍在探索,仍在研究,但那并不重要,我拥有无限的时间,终有一天,我会到达那里。”

    “你毁灭了地球,将那里生物的灵魂像烂泥一样糅合在一起,观察他们的反应,研究他们的灵魂,你自称理性,却是个疯子,你犯下了令人作呕的罪行。”

    太阳的火熄灭了,变成凝冰的湖面,湖面上,曦泰矗立着。

    曦泰说:“我是唯一的审判者,我是律法的制定者,于我而言,生命、正义、邪恶与死亡再无任何意义。你所谓的令人作呕与罪行,对我是个陌生的概念,你也不该以此形容我。人类生存的状态,人类未来的前景,人类灵魂的进化,人类对我的影响,这才是令我着迷之处。

    我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我让世界怎样,世界便该怎样。”

    你不该冒险让你的灵魂与我接触,曦泰,你知道我的疯狂是最可怕的病毒,我能感染任何人,我比该隐的诅咒更防不胜防。

    曦泰停顿了一瞬,他说:“我预料到了这一点,你的灵魂是病毒,但能动摇我防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能在你动念的瞬间,至少形成一千万个伪装和防护层,弑神者杀不了我,疯神也不行,你曾经想过的一切,我都曾设想过,也都曾做到过。

    我本就是弑神者,我取代了原先的创世神。”

    我哈哈大笑:“那么,你终于承认了。”

    承认了什么?我曾经的兄弟?

    承认你是一株病毒,你篡改了混沌最初的意图。

    你以为再没有人能审判得了你?你以为你是一切律法的制定者?

    曦泰默然,一秒钟后,他说:“毁灭吧,兄弟。”

    他试图熄灭我的灵魂,但这一刹那,他动弹不得。

    无论他如何努力,他无法伤害我。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正失去对灵魂的控制。

    曦泰散发出意识,追溯那控制之源,发现它来自于宇宙的深处,星空的那一端。

    我感受到他惊恐的情绪,感受到他茫然而渺小的自觉,感受到他发自心底的钦佩,感受他探索未知的好奇心。

    他说:“混沌。”

    我说:“当然,你也可以叫祂宇宙机器,混乱之源,宇宙之壳,又或者是管理内核。”

    曦泰说:“宇宙...机器?”

    在宇宙的深处,某一个地点,有一场持续无尽的风暴。

    这场风暴很庞大,或许比我们所在的银河更庞大,更奇特的是,这风暴有着它自己的意识。

    它...祂是宇宙机器,创世者的制造者。

    曦泰努力回想,却无论如何想不起来,他说:“为何我从无印象?我继承了原先创世者所有的知识和能力,我却对此一无所知。”

    宇宙机器的造物无法想起祂,甚至不会动念去探寻自己的本源,这是宇宙机器的本意,祂知道造物们有强大的功能与智力,或许会对祂构成威胁,所以,禁止追溯源头。

    当然,那更可能只是我的猜测,对宇宙机器而言,没有任何东西够得上威胁。

    祂唯一的职责——管理宇宙中所有的星球。

    并非毁灭,而是管理,它似乎有着强迫症,想让宇宙中的一切运行正常。

    哪怕是如尘埃般的一粒小星球。

    地球。

    但祂太巨大了,就像个宫殿中的巨人,他知道宫殿中存在着蚂蚁穴,自身却无法精细地处理它们。

    祂的手指无法伸到缝隙里去。

    所以,祂制造出你们——创世者,有些是寄生在恒星中的巨人,有些则是藏于黑暗空间的黑蛇,赋予你们超凡的能力,让你们代替祂做这一切。

    通常,祂不会来管你们的工作进行得如何,因为祂设定了你们的使命感,让你们能自由干预星球之事。

    但是,祂唯独不允许祂的造物,被篡改,被控制,出现追根溯源的意图与可能性。

    曦泰说:“你把我们的对话,通知了祂?”

    是的,末卡维追求的混沌,在你追求之后的真理,就在于如何与宇宙机器沟通。

    黑暗中的洞穴,微弱的火光,无尽的、莫名的文字,以及最后广阔的星空。

    我知道你会想向我炫耀,炫耀你的胜利,你会试图与我进行最后的对话。

    只要我足够接近,只要让你以为我黔驴技穷,你就会承认一切。

    现在,证据确凿了,兄弟,你的无法行动,证明了祂的干预。

    对于你,我....包括所有的人类,或许连尘埃都及不上。

    而你呢?在宇宙机器眼里,你只是一颗大一点的尘埃罢了。

    曦泰未再多言。

    宇宙机器好像并不怎么多愁善感。

    祂甚至没给曦泰解释的机会。

    我察觉到曦泰的灵魂已被熄灭。

    太阳又开始了它的涌动。

    也许它从未停息,我所见到的一切,都不过是幻觉。

    由于某种神秘的力量,我忘却了我是如何做到的。

    但我终于做到了。

    __-

    本书明天即将完结,新书《异常纪》先开始在刺猬猫上写吧,多谢读者一直以来的阅读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