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都市言情 > 投机女巫 > 第一章

第一章

小说:投机女巫  作者:寄秋  类型:都市言情

    「我骑了把扫帚,啊哈要到天的尽头,没人陪伴我,啊哈我也不寂寞,青山绿水,鸟语花香,风光……」

    窜改歌词的走调曲子在半空中飘扬,让不知情的路人以为这是唱片业者的宣传手法,为提高销售量不惜成本地砸下大钱来个空中相会。

    不过,不知是不是播送系统故障,怎么听起来像杂讯,有人会买才奇怪,难听得要命。

    其实仔细瞧、用心瞧,再用望远镜调大倍数使劲瞧,就会发现有一抹小黑点瞬间飞过眼前,像是乘著扫帚的女巫呼啸而过,扫帚尾还吊著圣诞老公公的大袋子。

    是的,没错,就是女巫。

    刚从香港采购一大堆用不著的高贵用品,一向不用护照的沙芎芎照往例「飞」回台湾,手中挂著一笼烧卖和凤爪,边吃边哼歌快乐无比。

    人生得意须尽欢,像她多懂得宠爱自己,有钱就买个痛快,尽情地给他刷到卡爆,心口才会舒畅。

    女巫是不怕缺钱啦!指头一弹就有新台币,可是没有成就感,感觉来得太容易,心很虚,不太快乐,人丧失生存意义。

    所以她的口头禅是给我钱,其馀免谈。

    她爱钱,但攒钱和花钱的速度成正比,正是所谓的过路财神是也,左手收钱、右手散财,半点不留身,叫人看了气馁。

    而她并不是只把钱花在自己身上,只是单纯的有购物瘾,不管用不用得著,一眼瞧上了就买,然後再一件件地送人,看了也高兴。

    有钱好办事,没钱请自便,条条大路通钱途。她挖钱的本事让人发指,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公器私用的假借「女巫俱乐部」敛财,负责主持地下二楼颇为赚钱的星相馆。

    自个儿姊妹不计较,只要她少卖些爱情灵药,也最好别拖她们下海就好,「代班」的日子能省则省,因为没人像她爱钱成狂成痴到如此无可救药的地步。

    她们只想当个女巫而非钱奴才。

    「主人,你可不可以别再凌虐我的猫耳朵?」扫帚前头立了个银白猫影抗议道。

    沙芎芎没有人的良心,一掌往白墨神气巴拉的後脑拍去。「你懂不懂什么叫天籁?没音乐涵养的笨猫。」

    「别打乱我的毛,要梳理很麻烦。」它在唇边抹抹涎液往後脑一抹。

    「你敢反驳我的话,活得不耐烦呀!」她用力地以指背叩它脑袋。

    「疼呀!真粗鲁。」白墨喵喵地发出不平声。

    「你在嘀咕个什么劲,小心我把你丢下去。」肯定在埋怨她不仁。

    它往下瞄一眼吐吐猫舌,非常优雅地舔舔前足。猫有九条命不怕死,不过才一万英尺高而已,摔……摔不死。

    大概吧,猫科动物一向聪明、俐落,应该不会有死亡之虞。它在心里向黑暗之王祷告著。

    「主人,顺风了,你该施展隐身咒降落。」为了自保,它还是谦卑些。

    猫的猫格不值钱,尤其对一个嗜钱如命又花钱如水的主人而言,只要价码令她满意,它一定有新主人可跟,而且吃可憎的猫食。

    若是不谨慎开口说了人话,无穷的祸患将会降临高贵猫身,不是变成神猫就是解剖猫,两者都非它所愿,它有猫的尊严。

    「白墨小乖乖,我有说要回家吗?」这时候回去很无趣。

    原本料定进不了沈氏企业和长虹企业的博儿与宝宝跌破众人眼镜,硬是踩到狗屎地顺利当上秘书,害她不能清闲地赚大钱,得去找份月薪两、三万的小秘书工作。

    想想真是可怕,两个瞎了眼的上司,一流的人才不去录取,偏偏把笨蛋弄上机要秘书位子,实在不高明。

    「主人,你不把那堆垃圾运回家里安放,可怜的扫帚哥哥会哭。」白墨看看挂在扫帚尾的大包包。

    「你说我精心挑选的东西是垃圾?!」她的巫猫不该有同情心。

    它随即抖抖猫耳朵昂起首,「你忘了买只粉红鼠。」

    意思是大夥都有礼物,唯独缺了它。

    「嗯哼!猫不需要宠物,晚上机伶些自己捕,鼠血可以拿来作法。」情绪猫不可取。

    「就会利用可爱的纯情猫,人家的爪子用来抓老鼠会钝。」它才不屑做低鄙之事。

    沙芎芎面露恶意地磨磨它的利爪,「猫抓老鼠是天性,要我拿你的爪子来炼药吗?」

    猫不捕鼠等於废物,向来投机的她绝不做不利己之事,即使是一只四足畜生。

    有法力的巫猫很适合丢进锅炉煮。

    「主人,台湾到了。」它一点也不伯她的威吓,它的「前辈」大唯会罩它。

    大唯是一只金猫,随莎宾娜由十七世纪到十九世纪,扣除两世纪的隔阂,实际上至今已有百来岁,具有幻化成人形的力量。

    「到了?!」真快,还不到三十分钟呢!

    一排排高楼由空中鸟瞰全缩成小小玩具盒,密密麻麻的蚂蚁车队来回穿梭在路上,黑色长带如无尽处地绵延,反照出太阳的光芒。

    沙芎芎稍微降低高度念咒隐身,温暖的风吹拂她深具魔魅的长发,扬在脑後飞舞。

    她已近得在楼与楼上空移动,每块帷幕玻璃窗後上班族嘴脸一览无遗;有的认真、有的打混偷懒,办公室的不伦恋情正光裸上演,便宜了她这个窥探者,笑声连连震动了城市的鸟雀,拍拍翅膀冲向云霄。

    暗巷中进行著见不得光的黑暗交易,小女孩背著厚重书包等公车,街边老人推著板车沿街捡拾纸箱、空铝罐,化缘的和尚托着钵,狂舞不已的街头小子……

    这些是寻常的台北街景,交警指挥著一处车祸现场的车辆转往他处,不安好心的沙芎芎故意压低身子扬起一阵风,风沙遮掩了视线使得交通更紊乱,频频传来大小不一的碰撞声。

    她,笑得更开心。

    「主人的心态真是要不得,我会被诅咒。」白墨眸中闪著紫光,和主子的眸色相呼应。

    「放心,我会解救你这只没有用处的骄傲猫。」沙芎芎邪笑地轻刮猫毛。

    低空飞行的她飞过城市来到市区边缘,远远望向那幢曾经温暖得叫人起鸡皮疙瘩的女巫之家。

    曾经,在每个人找到秘书工作之前。

    白墨的猫眼一瞟不作声,眼神似在说:我不相信你有善骨。

    「哈哈,我可是你的主子耶!宠物被下了咒解不了是件丢脸的事,有损女巫颜面。」

    原来如此,就说她不是善巫。它趴在帚杆上,不理会她的自言自语。

    「小乖乖呀!我要去上班你会不会很无聊?」她飞呀飞,飞进自个儿房间的窗口。

    一歇,卸下。

    手一扬,帝尾的大包包摊平,各式各样价值不菲的抢购品一件件如展示品飘浮在她眼前,光彩夺目。

    她手一点,一件套装上身。

    「还好吧!你穿套装不好看。」灰扑扑地像野地里的灰鸽子。

    「嗯!是有点不搭我美美的发型。」沙芎芎身一转,落地镜中随即出现一抹粉绿色身影。

    「上回的亚马逊河树蛙也是这种颜色。」烤起来很可口,除了含有剧毒。

    「噁!别提醒我恐怖的丛林绿,这件给笨宝宝好了。」她手一甩,一件苹果绿的连身裙便挂进沙悦宝的衣橱里。

    想到前年的探险旅游可真是件悲惨之事,不是她悲惨,而是居住在亚马逊河流域的部落们,遭遇她这个灾难无故降祸来。

    起火烤肉未熄酿成巨灾,无数生物在大火中来不及逃生,活生生烧成炭,不少食人族就此葬生火海中,死伤难数。

    导水灌溉一片荒地,结果上流枯竭,人畜无水可饮活活渴死,下流却因泛滥成灾,沙地顿成河泽淹没村落,悲戚的哀嚎声传不到她耳中便断了气。

    诸如此类的「小事」让山林的守护精灵头疼不已,不得不现身请她离开,结束她不到三天的探险活动。

    「主人,粉红色在你身上很可笑。」不捧场的白墨嘲笑她可笑的粉晶链表。

    抬起手臂一瞧,沙芎芎眉头一皱,「是蠢了一点,刚好配博儿的胖手腕。」

    她又一甩,腕表失去了踪影,躺在沙星博发霉的面包上,黑芝麻到处跑……呃,是蚂蚁乱窜。

    「紫色高领毛衣很适合冰山,你认为呢?」白墨似人般地评鉴起风格。

    「你说得对,移动冰山冷冰冰……」她花了一番工夫用手指点点点,飘浮物越见稀少。

    珍珠手链给越隽,美男相片式的怀表给小雩,银色匕首是夕梦的最爱,还有……

    这些林林总总的东西花了她快一百万,可是真正用在她身上的不到十万元,只是看了不买心会难受,卡一刷的快感无与伦比,她爱死了购物的乐趣。

    钱呀钱呀!你真可爱,完全抚慰女巫一颗贪婪的心。

    唉,女巫俱乐部年底红利还没到手,下个月的开销要往哪里攒钱?难道真要去当个小秘书苦一年吗?

    不不不,先找个利润高的兼差工作再执行一年之约,反正晚上的空档较好兜转,看要当公关小姐还是地下赌场老千,收入都是秘书的数倍呀!

    沙芎芎往床上一躺,慵懒的食指轻轻画了个圈,一份刚出炉还在印版的当日晚报已在她手中摊开,随便一翻求职版

    ……年轻貌美尤佳,月入数十万免经验,包吃包住包分红,出入有名车接送,有意者请洽杨小姐,电话……

    「主人,你不会想去卖吧,」妓巫多难听呀!妓巫的猫不就变成妓猫。

    它不要。

    她按下电视开关,一面扫描报纸版面。「我拿你去配种,肯定能大赚一笔。」

    「吓!」白墨冷吸口气跳上柜子,「我还小,未成熟。」

    「这种羞人的话你也说得出口,和你同龄的猫儿都成祖了,你还好意思说自己小。」这只看不出性别的怪猫。

    因为它不许人瞧,说是攸关猫的尊严问题。

    「我是洁身自好,和主人一样清心寡欲。」好猫伴难寻呀!它喵叹了一声。

    大话猫。「少来了,谁的品味那么低瞧上你,一只不像猫的猫。」

    「主人,你侮辱我,我要求道歉。」白墨愤怒地弓起身子毛直竖。

    电视正上演著一成不变的连续剧,沙芎芎不耐烦的以脚指头按遥控器一台接过一台,结果还是动物奇观好看,比人有趣多了。

    「别吵,自己拿开罐器去开罐鲔鱼吃,没空里你。」嚣张的笨猫。

    「我、不、要、吃。喵……喵……」它连续发出十数声喵呜声。

    「白墨,你被我宠坏了。」眉毛一挑,她轻快地念了两句噤言咒。

    它当场消了音,张口发不出半点声响。

    猫是骄傲、敏感的小型豹,当它忘了自己是宠物猫时,怒气会使其失去优雅,毫无顾忌的纵身一扑,爪子张得十分吓人。

    可是人与猫是有别的,尤其对方又是个女巫,此举无异是自寻死路。

    只见沙芎芎手臂一扬,无形的墙撞扁了猫鼻子,成自由落体似地笔直滑落,「砰」地一声跌在床上,下巴正好压住遥控器转到介绍湄公河的旅游节目。

    几道似曾相识的身影忽而掠过眼前引起沙芎芎的注意力,她倏地坐直身子盯著黑压压人群梭巡着,她明明看到三姨和二舅母呀!难道眼花了?

    但是她们早就往生了,不应该出现在节目中。

    当下沙芎芎拨了通电话去询问此片的拍摄日期,相互比照後心生疑问,真是她看走了眼?

    於是她拿出塔罗牌一算真伪,牌面的意义让她一头雾水,既是生牌亦是死牌,也就是说生死不明徘徊阴阳两界。

    「怪了,怪了,我第一次排出如此混乱的牌,你说我的法力是不是退步了?」她可是屈指可数的名星相家呐!

    白墨不敢真抓伤她的玉脚撩呀撩,紫瞳瞪得比平日大一倍,傲然地挺高猫首。

    「我忘了你是哑巴猫,问你还不如去问一头猪。」她拧拧鼻,摇手恢复它的声带。

    「猪没有我的智慧。」它不满的喵叫数声,不甘与猪相提并论。

    「嗟!要不是我点开了你的智慧,你和一般的野猫野狗有何分别。」就会顶嘴。

    白墨委屈地趴伏在她大腿上,「主人伤了我的心,我太失望了。」

    「失你的大猫头啦!去去去,我要回巫岛一趟,也许能问出个端倪。」好久没见到莎宾娜奶奶了。

    「我也要去。」它马上精神抖擞地摇著猫耳朵。

    巫岛耶!所有巫界成员的圣岛,在岛上修练一天胜过一年的努力。

    「心受伤了就好好养伤,不要像颗老鼠屎黏著不放。」她故意出口讽刺。

    人和猫计较有失风度,可是她习惯了,谁叫它不像正常的猫。

    「主人,没有白墨的一路陪伴,巫岛会显得更遥远。」它很怕主子心一狠不让它跟。

    (此处图档缺省)

    她自忖没欠过她们钱,露出讨债的表情真好笑。

    「少给我装疯卖傻,别以为你做的事没人知晓。」没头没尾的劈头两句,艾琳娜以充满怨恨的蓝眸直瞪著。

    她在说什么鬼话?不懂。「说清楚好吗?我哪里得罪娇贵的法国公主?」

    艾琳娜有皇家血统,源自路易十四一代。

    「你还敢用嘲讽的语气问我,自己做过的丑事太多了是不是?」可恶的混种东方女巫。

    「别在我面前端公主架子,礼让不是忍让,沙家女巫的脾气都不好。」沙芎芎不高兴了。

    话不讲明白只一味指责,谁知对与错,要她平白背黑锅可不成,她修法不修涵养,真惹恼了她,巫界规矩她照犯,一条一条丢在水沟里生臭。

    称句公主是客气,同界女巫不好交恶,她当是月儿梯呀!顺著往上爬。

    「别人怕你七天圣巫我可不怕,有胆抢我的男人就要付出代价。」她生气地抛掷出火球。

    小儿科。沙芎芎打了个呵欠手一反甩,火球顿成空气。「我几时抢了你的男人?」

    欲加之罪呀!所以她最讨厌男人了。

    气得涨红脸的艾琳娜指著她破口大骂,「你敢不承认偷人?!很多人都看见你和他卿卿我我地逛香榭大道。」

    「你说谁?」沙芎芎迷糊的眨眨眼,想不出曾和某雄性生物挽手逛大街。

    偷人?多严重的指控,凭她的姿色一勾眼就有十大卡车的男人扑倒在她裙摆底下,何必多事去和人争长短,岂不累人。

    何况男人这种生物看多了会倒胃口,她还没胖到像博儿的身材需要节食,所以能避则避,绝不沾身。

    人在红尘中,不染是与非。

    「你还在装蒜,沙家的女巫最会摆无辜表情骗人,你这婊娘养大的。」艾琳娜不分青红皂白的扬手又是一个更大的火球。

    不快的沙芎芎不避不闪的以指尖挑风化解。「你再任性试试,休怪我不顾莎宾娜奶奶和你祖母五十年的交情。」

    非心善,巫留三分人情。

    「少找藉口掩饰你的心虚,敢做就要敢当,别让我看轻七天圣巫的能耐,只会勾搭别人的男人。」她快速的骑扫帚冲撞。

    一旁的两位好友罗莉亚和宝拉见状,立即左右相随地攻向一迳冷静应对的沙芎芎,她们全是被宠坏的贵族千金,而且存在着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以自己的肤色和血统自傲,瞧不起有色人种的出身,甚至犹当自身仍是辉煌的法国王族,所有人都该卑恭行礼,以亲吻其手背为最大荣耀。

    「胡闹!你们为了一个三两重的男人做出有辱巫风的行为真叫人不齿。」那三两肉就重在胯下一点。

    「废话少说,今天不教训你誓不为巫。」五、六个火球夹带雷电齐发。

    台湾上空晴空万里,却有不明闷雷霓光忽而一起。

    反正你的巫术也不怎么灵光。「你以为受得起我一击?天真的小公主。」

    「你敢嘲笑我不够成熟!」艾琳娜气愤地挺起三十六D的傲人上围。

    「身体成熟不代表、心智也跟著长大,胸大通常没脑,营养全跑到那两团肉了。」扫帚一弯行,沙芎芎行起防护咒语。

    差点掉下去的白墨紧抓著帚尾不放,飞行中不怕乱流只担心有巫找碴,既要保持稳如泰山的优雅气度,又要提防巫法误伤,当只尊贵的猫可不轻松。

    主人的容忍度有限,一抓狂它就倒楣了,不抓紧些跌下去可会粉身碎骨,九条猫命也难回天。

    「你嫉妒我。」挑衅屡败的艾琳娜千篇一律使出火球的攻势。

    幼稚。「你到底在玩火还是来寻仇?三年前看你用这招,三年後依然没长进。」

    「沙芎芎,你欺人太甚,我可是皇室公主。」她凝聚全部精力搓合出如人般大的火球一推。

    越来越无聊了。「你能不能有点创意,别污蔑了你的身分。」

    沙芎芎口中念出一道悠扬咒语,火花顿时一迸变成雪花,在落地前已叫太阳蒸发,化成薄薄雾花。

    「可恶。」艾琳娜眼神一使,罗莉亚和宝拉同时与她出手,三道力量汇集成更巨大的焰火。

    「三个不自量力的笨女巫,比我家的宝宝还要令人同情。」沙芎芎轻轻一挥,焰火瞬间如烟火般散开。

    震动了一下的白墨抓抓主人後背,「她们可能是蓝姆斯阁下的爱慕者。」

    「兰丝若?!」不会吧!一群眼拙的笨蛋。

    「你能否认蓝姆斯阁下具有颠倒众生的容颜吗?」天使面孔的恶魔。

    「是不能,花生百态叶千种呀!」沙芎芎不由得轻笑出声,让艾琳娜三人以为她在嘲笑她们。

    「抢人家的男人很得意是不是?你这个没格调的烂女巫。」同样心系一人的宝拉忍不住开口一瞪。

    「我希望你们指的不是兰丝若。」那就太爆笑了,巫史上一则大笑话。

    「兰丝若是谁?」听起来像是女人的名字,难不成是另一个情敌?

    三人忧心又愤怒的互视一眼。

    「正确说法是气度出众、长发飘逸的蓝姆斯亲亲。」沙芎芎笑得甜蜜的说。

    「蓝姆斯亲亲?!」

    三人同时喷火地一吼,爱恨交错地直瞪著她,怨妒中尚有一抹属於少女情窦初开的神采,即使她们已非纯真女孩,过尽千帆。

    「喔!原来你们瞧上我的小甜心呀!」沙芎芎故作小女人娇态地扬扬小指头。

    白墨看得紫眸都快翻白了。做作的主人。

    「蓝姆斯才不是你的小甜心。」

    「蓝姆斯是我的爱人。」

    「蓝姆斯是属於全天下女人,你不许独占。」

    啧!有越多了,有竞争才有残杀,她最爱看女人争风吃醋的丑态,尤其对象是……

    友谊是多麽的脆弱,一句话引燃导火线,三人互相指责对方不该扯後腿,人人都有权利选择所爱,各凭本事去拴住爱人的心。

    最後不知是谁先出了手,吵得不过瘾乾脆来打一场,你掷我扔地火球乱飞,奇异的景象引起地面的人仰头一眺,以为是某家广告商的噱头。

    原本置身事外的沙芎芎可不想任由她们毁掉台湾这个小岛,她还想终老此处呢!

    她唇瓣一动轻喃几句,漫天的火球顿时变成一个个造型讨喜的可爱动物气球,飘浮在整个台北市上空,带来一连串的惊喜後缓缓落地。

    大人、小孩人手一个笑不阖嘴,直问是哪家厂商的巧思。

    「沙芎芎,你当我们是小丑耍吗?」愤怒不已的艾琳娜用帚尾欲拍打她。

    沙芎芎一侧身闪过了。「胸大无脑也就算了,你们连眼睛都瞎了。」

    「你……」

    「好心点告知你们,蓝姆斯全名是兰丝若·蓝姆斯·艾达,她是个如假包换的女人。」而且没有同性恋倾向。

    她只是帅得有如中古世纪的城堡王子。

    「你……你胡说……」不可能。

    沙芎芎妖魅地抛个飞吻,「不信的话你们大可去问她,试试她的罩杯是否为三十四D。」

    懒得和一群糟糕女巫周旋,沙芎芎扭转帚头往巫岛方向前进,打算趁她们怔仲之际先溜为快,嫉妒的女巫和蛇一样难缠。

    大概是她自信过度轻忽了,一阵怒吼的狂风由後方袭来,艾琳娜三人不约而同地使出同一位魔法师刚传授的风咒,愤怒使其失去自制力,倾著全力冲向同一处。

    原本是件小事,对沙家女巫而言是轻易可化解的小咒术,谁知没抓牢的白墨突然往下掉,捞不著它的沙芎芎只好督促扫帚快速飞行下降,一个不小心扫到风咒的边缘,抓住猫尾的那一刻顺风而旋——

    眼前一个黑洞深不见底,突然,人与猫没入黑暗中。

    远远传来两道惊叹声,之後就是……

    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