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都市言情 > 投机女巫 > 第三章

第三章

小说:投机女巫  作者:寄秋  类型:都市言情

    明  永乐年间

    有一个不快乐的女巫郁卒的托著下颚,马车辘辘的行进在大街上。她不得不承认一件不可抹杀的事实,她的确掉入时间曲线中,来到厂卫横行的臭头王朝。

    如今是朱元璋与马皇后所生之子朱棣当皇帝,以前上学所读的历史资料浮现眼前,戏曲也常以平民皇帝的事迹流传万古,要她不记住都很难。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主演电影「回到未来」的情节,而且一跳跳到五、六百年前,比起莎宾娜奶奶有过之而无不及。

    糟糕的是,她没有莎宾娜奶奶的能耐,足以穿梭时空来去自如,落在这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年代,谁晓得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新潮女巫,更别指望有人涉险来带她离开十五世纪。

    既来之,则安之,总不能要她一天到晚咳声叹气,这样太不符合她的投机心态,反正来到这里也没什麽不好,顶多没地方刷卡罢了。

    幽幽一瞟的沙芎芎随即发现不该庆幸自己的好运道,一到这里就压坏人家娶老婆的轿子,现在人家居然要拿她来抵债,凭她的身分岂会输给一顶小小碍眼的花轿,他太低估女巫的本事。

    不是没溜过,只是每回都被他逮个正著,天下之大难道没有魍魉藏身之所?追赶十数天还是在他掌控下,可见此人的恶势力无远弗届,鬼都不敢挡。

    离不开身处的时空只好找个靠山来依,反正是他自个儿送上门,男人的味道她还没尝过,开次荤也不错,当是免费的牛郎来应召,古人的婚约现代法庭不受理,到此一游总要留个纪念,她不相信回不到未来。

    此际——

    风悄悄,雨悄悄,人儿也悄悄。

    静呀!

    「喂!姓战的鬼,你要不要解开我的穴道?」X的,她都忘了古人有点穴这招。

    一时失策。

    「你可以试试再无礼些,哑穴离我的指头十分近。」战醒风威胁地抚上她的耳根。

    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沙芎芎连忙端起生意人似的笑脸,「我说战哥哥是天下第一等的好人,应该不会为难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才是。」

    「我是鬼,非人。」微闭的眼冷肃地往上挑,好人与他压根沾不上边。

    「鬼也有鬼的慈悲心,普渡众生能升格为神,小妹一定早晚三注香拜你。」拜你万劫不复,早日魂消魄灭。

    慈悲心?「为什麽听在我耳中像是不怀好意,诅咒我早点离世?」

    她是真的不怕他,而且胆大包天,多次试图由他手中溜走,无视鬼战堡在江湖上的传言,一再用女子的魅力柔散他的怒气。

    水能滴石,韧草抗疾风,他似乎老拿她没辙。

    寻常人家的姑娘好歹有点娇羞,会故作姿态装矜待,而她像是不驯的野猫,时而泼辣、时而安静,叫人完全捉摸不到她的真性情。

    看似大方的眸光藏著狡黠之色,安分时刻是她耍诡计的前兆,脑子里千转百折奇怪的念头,让他一刻不得松懈的紧盯著她的一举一动,瞧她在玩什么把戏。

    聪慧的女子不多见,再加上狡猾多端的机智,她不是让人放心的温婉姑娘。

    点了穴照样使阴,他实在服了她的好动性子,不能稍微表示一点含蓄吗?非要他疲於奔命。想至此,战醒风千年不化的冰颜微微剥动。

    「战哥哥坏事做多了难免疑神疑鬼,小妹是一片诚心祝你修成正果。」好噁哦!哥来妹去会产生大量胃酸。

    忍人所不能忍吧!

    「芎妹嘴角那抹贼笑所为何来?」是祝他投胎趁早,少来烦她吧!

    「芎……芎妹……」她打了个冷颤吞吞口水。「不用这么容套啦!叫我芎芎就好。」

    穷酸也成,芎妹太那个了,她会起鸡皮疙瘩,浑身长虫生虱。

    「芎妹很冷吗?要不要加件衣裳?」战醒风顺势一搂,一脚踢远含怨的悲情猫。

    好个光明正大的揩油理由,她哪有拒绝馀地。「男女有别呀!战、哥、哥。」

    「磨牙对牙床不是很好,省点力气拿来咬食。」他撕下薄饼一角,塞入她动个不停的小嘴。

    「没味道。」她想念义大利老店的总汇披萨,香浓的起司……

    嗯!她好想大叫哦!

    「快到家了,回堡再命人煮顿好菜填补你挑剔的胃。」她很难养。

    她好悲惨呀!干麽要压坏他的老婆轿。「你先帮我解穴啦!这样很难看。」

    「我不认为有人敢发出评语。」他倒觉得很合适,她的身子柔软温暖。

    「恶霸人人怕,你瞧繁华的大街连个人影都看不到。」摊子在人不在,徒留冒著热气的汤圆正滚著。

    鬼战堡有多恐怖她是不了解,但根据连日来的观察……吱!根本用不著观察,两眼未瞎的人都看得一清二楚,人们脸上的恐惧是假装不来,生怕跑得不够快遭鬼噬,一群冰人行过,众人吓得闭户锁门。

    哈!真当他们是鬼来怕,无知百姓愚蠢心,鬼有影子吗?心窝砍一刀照死不误。

    生平不做亏心事,夜半鬼来敲门何需惊,淋他一头黑狗血不就得了,人还怕治不了鬼呀!真正该心生畏意的是,怕符怕阳光怕道士的恶鬼群。

    像她这个好事不为、坏事罄竹难书的邪恶女巫更是鬼魅冤家,她不去骚扰已是万幸,谁会笨得自投罗网来死第二次,鬼也想活得久一点。

    「是恶鬼,没人如你一般敢捋鬼须。」她是例外,古怪得叫人头大。

    他希望她怕他,至少软了腿跑不动。

    「同样是恶名天下闻,随你高兴就好,只要解开我的穴道。」她不要当活洋娃娃任人摆布。

    「不成。」蛇无足滑行千里,鱼无翅远渡江山。

    沙芎芎在心里幻想钉他干支针。「穴位不通会影响血脉运行,我身子有点痒呐!」

    「哪里?」

    「背。」这下你该懂事了吧!

    「我帮你。」战醒风毫不迟疑地扶转她的身,轻轻地挠抓她的背。

    可……可恶,又输了一著。「姓战的,你别得寸还要进尺,我要告你非礼良家妇女。」

    「等你找到敢接状纸的府衙再说。这里还痒不痒?」隔著衣服,他手指似搔似抚地在她脊骨上来回移动。

    「不痒了你可以住手了。」她是笨蛋、她是猪,白白送口豆腐让人白吃。

    「你确定?痒处不抓可是十分难受。」他眼底有抹暗笑。

    「我确定。」她要是再不确定就要失身了。

    「好吧,以後有得是机会帮你抓背。」他暗示著,期待下一次的肌肤相触。

    不太舍得放手,她身上有股奇异的草药香,又像收割的稻禾味,清新略带郁沉,入鼻後神清气爽、灵台空净,不似一般水粉味。

    「想得美喔!我有那么倒楣吗?」沙芎芎不甘的低声自喃,考虑著制衡他的办法。

    定身咒?

    不成,他看来不好摆弄,意志太强的人不受魔法控制,失败了会很可耻,且容易突显自身能力的不足,露出要命的弱点。

    变身咒呢?

    好像也不恰当,把靠山变成另一个模样是件不聪明的事,鬼若不再是鬼有何吓阻作用,人生会减少许多乐趣,招摇过街的盛况将不复见。

    不急於一时,女巫的招式千百种,总有让他愁眉苦脸的一天,优势转劣势。

    「要我付诸行动吗?我还没替女人脱过衣服。」她蚊呜似的自语他听得清清楚楚。

    打平,她也没脱过男人衣物。「听说穴位受制过久会成残,你忍心看我四肢皆废变成活死人吗?」

    「芎儿,你的苦肉计行不通,几个时辰伤不了你。」分寸他拿捏得准确。

    「万一呢?人有失手,马有乱蹄,瞧我冰肌玉肤多剔透,要是浮个青紫淤血,可会破坏我吹弹可破的美丽。」紫绿的水瞳盈满悲切。

    差点笑出声的战醒风维持著厉颜。她太会装模作样了,把自己吹捧得无法无天。「你不在万一之列。」

    因为他不许。

    「人生处处有意外,自信往往是失信,你怎能拿我来试验万分之一?」她最近在走霉运,走路时得提防踩到狗屎。

    「你很想解开穴道?」他从不相信意外,只因没人敢在他地头上闹事。

    「当然。」没办法配合著点头,她只好风情万种的眨眨美眸。

    见状,他的黑瞳突地深黯,「进了堡我自会为你解穴。」

    「战醒风,你耍著我玩呀!」娇显一变,母夜叉似的双瞳欲喷火。

    「我是在提醒你,你是我的。」女人。

    一百句骂人的粗俗语在沙芎芎口中环绕不出,人在马车顶下就得忍气吞声,谁叫她没本事回到二十一世纪,又想找座有力靠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是活该。

    在马车角落的银猫白墨发出喵喵声,在外人面前它有十来天没开口说过一句人话,对头号敌人深感痛恶,侮蔑尊贵的猫实不可恕,它身上还有他的鞋印呢!叫猫有气难吐。

    主人,你太没用了,我唾弃你。白墨喵喵地嗤了两声,紫冷的猫瞳流露出轻视。

    死猫,主人有难不施以援手还袖手旁观,养你不如养条狗!沙芎芎暗气地以眼神传送讯息。

    主人,你没瞧见我伤痕累累,你的鬼有相当严重的暴力倾向。唉!好可怜的落难猫,猫落平阳遭鬼欺。

    去你的招祸猫,你是巫猫不是普通猫,口水舔舔就没事了,少在我面前「哭夭」,还有他不是我的鬼,OK?她冷视那个抓抓猫耳的小影子。

    主人,你好无情。

    「你盯著它干麽?要我命人准备猫肉大餐吗?」吃味的战醒风用鞋尖把白墨踢得更远。

    听懂他话意的白墨弓起背喵咆。

    「可不过是畜生一只,上了桌怕不够填牙缝。」他有种错觉,它是通人性的灵物。

    你太失礼了,你才是无耻之徒。狂喵的猫叫声抗议他的残忍。

    「芎儿,你有没有发现这只猫不太寻常?」他觉得它在骂他。

    「两个眼睛、一个鼻、四只脚,你看它生了翅还是多了蹼?没见识。」不就是一只猫。

    只不过聪明了一些些,知晓人语通人性,喜欢与人平起平坐,外带骄傲的猫性。

    终究还是一只不知死活的猫,挑衅鬼的容忍度。

    「它在瞪我。」和它主人如出一辙,紫绿眸光如湖水潋滟。

    没错,它在瞪你。「你想太多了吧!难不成你同它一样是畜生,心灵相通……」

    啊!好大的脸,猛地放大在眼前满惊人的,他左眼下方有颗豆大的雀斑,看得好清楚哦!

    「你说我是畜生?!」表情冷厉的战醒风攫住她的下颚狠视。

    「人和禽兽有何分别,你干麽急著承认。」要对号入座有谁拦得住。

    「芎儿,你要我封住你刁钻的小口吗?」这些年恶语听多了早已麻木,江湖人的评判更加不堪,她的一句讽刺伤不了他,只是听来刺耳。

    主人,古人有咬舌自尽以保贞操,你大可一试。白墨嘲护地给予建议。

    「你讲什么咬舌……唔!好痛。」死猫、臭猫、混蛋猫,害她真的咬到舌头。

    命只有一条,何必为了一片薄薄的膜想不开,活著最重要。

    「怎么了?把舌头伸出来让我瞧瞧。」八成话多咬到舌了。

    痛到有点昏头的沙芎芎粉舌一吐,继而想到不对劲赶紧要收回,可惜慢了一步,充满男性气味的唇已然覆下,含吮住她挣扎不已的丁香舌。

    自知有愧的白墨连忙抬起前足掩住双眼。它的主人被侵犯了,它该是忠心护主还是视若无睹?

    算了,忠诚是狗的天性,猫儿只要负责耍性子、装高雅,让主人服侍就好,它身上的伤够多了,拚命的事不归宠猫管。

    耳朵煽一煽,白墨缩向椅座底趴伏成睡姿,装聋作哑地半眯著眼,观赏人类男女的口沫相濡。

    「堡主,鬼战堡……呃,到了。」两眼大张的手下有片刻的惊讶。

    这是他们冰冷似夜鬼的堡主?

    战醒风放开口中的甜蜜,轻点她的檀中穴。「通知所有人先进堡。」

    「是。」那手下训练有素的退下,原本讶然的神色已恢复一贯的面无表情。

    「卑鄙小人,你让我的舌头更肿痛了。」面色泛著红潮,沙芎芎只想变出剪刀剪了他的舌。

    脏死了,满是口水。

    「欢迎来到鬼战堡,鬼门开。」他勾起唇,刚冷的脸庞蒙上一层阴暗。

    他的地狱。

    ※※※

    「嗄?!好重的冤气和死息。」

    堡垒由高耸的砖墙围成,鲜红的砖色活似人的鲜血,剥落的暗红犹如陈年乾涸的血渍,丝丝幽诉多年的悲苦。

    厚重的朱漆铜门有五丈高,生了铁锈的链子垂吊在铜环上,即使长年不闭门,亦无人敢闯越大敞的门户自寻死路。

    墙边蔓草丛生地爬满半壁,隐约有股难闻的气味溢出,像腐尸。

    就外观而言,这座堡垒充满肃寒的霸气,给人一种几近窒息的压迫感,架构著生灵与死魂不灭的哀情,使得她尚未踏进堡门即可感受到无形的鬼魅之气环伺,蠢蠢欲动地等着蚕食弱者。

    可惜他们挑错了对象。

    具有邪佞力量的沙芎芎最喜欢阴森邪肆的环境,吸取流窜的亡魂可以增强法力,但只要对方不来敲门,她是不会主动施咒。

    以她现今的巫术足够在此耀武扬威,反正练得再强也回不到原来的世界,她要留点时间在明朝搞她的投机事业,说不定还能吸收信徒盖庙立碑,千秋万世永流传,成为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

    「你看得见冤鬼四散?」

    她稍微收敛地揉揉腕骨。「谁看不见?阴气森森不就是个鬼堡,用鼻子闻也闻得出死人味。」

    「你不怕?」他轻声的问,不愿惊扰四周的亡者吓著她。

    「见多了就不奇怪,我还挖过坟拔死人的指甲呢!」小场面,开胃菜而已。

    都是越隽和夕梦说要练阴间大法,高价聘请她去挖一座百年古坟,棺中女尸死而不化地僵枯硬挺,她拔了好久才扯下七片指甲。

    後来死尸「痛」得张开眼,於是两人商量了三分钟,她难得好心地留下三片指甲陪葬,覆土一盖说句莎哟娜啦,因为她挖的是日本神社的女祭师坟。

    死人不可怕,活人擅使心机才叫人防不胜防呢!

    「你是盗墓者?!」看来不像,她的手指圆润光泽,未生硬茧。

    「盗……盗墓……」好大的帽子要扣死她呀,「我是去借来一用。」

    不还而已。

    「贼。」战醒风直接下定论。

    沙芎芎不满地鼓起腮帮子,「你的行为才叫土匪,把我放下来。」

    「不。」

    「姓战的,你是强盗还是流寇?强抢民女罪大滔天,你喝水会噎死,吐气会梗死,吞食会卡死,放屁会臭死,拿面线上吊会摔死……」

    天地不仁我不义。

    「骂够了吧!要不要喝口水?」骂人都不用换气,真有她的。

    沙芎芎看了他一眼,「我不要你的口水,我要喝茶。」

    脑筋急转弯。她反应太过敏感地引起一阵低低的闷笑声。

    「来人,奉茶。」

    「是。」

    一名婢女略带笑意地走向後堂。

    「我怎么会在这里?」不是才在大门口徘徊,怎么一会儿工夫就来到……看看这摆饰应该是偏厅。

    「轻功。」她懵懂的表情很有趣。

    她又有话要说了。「你做人真小气,待客礼仪有待加强,好歹让我见识见识鬼堡的雄伟建筑,我是你强掳来的贵宾耶!」

    「鬼战堡。」鬼堡太耸动。

    「男人的话不要太多,简称你懂不懂?爱计较的男人容易老,你瞧你的抬头纹有多深。」哎呀!我的撒旦,是性感纹!

    没办法,这是她小小的缺点,欣赏有智慧纹的男人。

    抬头纹?「战家堡也成……」

    「姓战的,你干麽一直质疑我的说法?打断别人未竟的言语是一件十分不礼貌的事。」她口气不逊的一阵抢白。

    气喘吁吁的白墨四肢大张地趴在门槛上喘息,追了老半天才追上人。依它看,主子才是打断别人话的坏女孩。

    「芎芎,你忘了教训吗?」刷地语气一冷,战醒风肃然地瞅著她。

    对喔!她是「阶下囚」。「今天群鬼乱舞,风云变色,你是不是该去休息了?」

    「你的体贴真叫人惊心,我要不要提防背後多出一把刀?」别以为他看不出她的曲意迎和是为了摸清堡内地形好开溜。

    「精明的男人通常不讨人喜欢,我能让你变笨一点。」沙芎芎气愤的推推他的胸欲跃下。

    战醒风圈紧她的腰坐在躺椅上,让她倒向他怀中。「挑战男人的力量是件愚昧的事。」

    此时,刚才退下的婢女端来两杯清茶。

    「人家想脚踏实地嘛!让你抱来抱去多羞人。」她像高傲的猫伸手接过婢女的茶啜饮。

    「芎儿,你会写羞字吧?」瞧她顺手一取的姿态多像一堡之王。

    「头上两点横三笔,中间撇条线加个丑字。」她装傻地闪闪长睫毛。

    她会笨得承认自个儿不知羞吗?别驴了!

    「嗯哼!转得真硬,羊丑两字不就是个羞了。」战醒风取笑她佯丑不认羞。

    干麽,考她的八斗才,五车学问呀!「先放我下来啦!搂搂抱抱会叫人笑话。」

    「有我在,没人敢笑你。」他眼一扫,侧厅的十数名下人一举退下。

    「风,人家……人家尿急嘛!」她娇媚的一嗲,欲酥化他的心。

    「真的?!」虽有八成不相信,但他还是轻轻放开她的腰。

    迫不及待离开他怀抱的沙芎芎脚一落地就软了,像面团一样。「我的腿……好麻。」

    「要我拉你一把吗?」战醒风似笑非笑地抚弄她头上的乌丝。

    「你早知道会有这种结果是不是?」她不求人,只是把手递给他。

    「自食恶果。」他忍笑地把她抱回怀中轻搂著,表情佯装不耐烦。

    「讨厌鬼,你欺负我。」什麽怪衣服嘛!又长又累赘,她想穿迷你短裤啦!

    好哀怨的女巫,古人真他X的不好当,这也不能露,那也不许露,包得像回教妇女般的密不透风,让她好怀念以前悠哉的生活。

    好在他本就离经叛道,不限制她的三千烦恼丝得顺应时尚,让她随意编个几条小辫留些发,看起来年轻了五、六岁,不像「高龄」二十六岁的老女人。

    至少在明朝她算是老一辈的「婶」娘了,虽然她未曾婚嫁过。

    「血脉闭塞过久会有些使不上劲,顺顺血就没事。」他抬起她的小腿轻轻揉捏。

    「唔!好舒服,你的掌心怎么有股热气?」类似暖气机的通风口。

    「内功。」

    「你说话一向都这么简洁吗?」她想起冰山夕梦,两人同一个调调。

    不过,他更深沉内敛,真正的软硬不吃,害她无从发挥耍赖的刁功。

    「某人嫌我话多。」战醒风瞅著她瞧,意思明白地指著她是「某人」。

    隔著亵裙抚揉,一双长腿柔软无骨的引人遐思,手心的热力似乎也传至自个儿小腹,藉著一收一放的巧劲,暗藏邪念的指头爬向她的大腿。

    水嫩的玉颊微泛桃色,星眸半闭地沉醉在他按捏的享受下,轻逸的嘤咛声叫人想入非非。

    他是人人口中杀人如麻的恶鬼,那么掠夺应该是他的本性吧!

    红如玫瑰花瓣的香唇闪著光彩,散发著诱人的魔魅,迷惑著他摇摆不定的理智,他真想当场占有她的身子,恣意的欢愉终宵。

    轻声叹息,他顺应心意吻上她甘如琼液的檀口,细细描绘舔吮,玩弄她不守规矩的小粉舌。

    油然的满足感充塞心窝,她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奇迹,美丽的惊叹号,冰天雪地中冒生的小绿芽,带来春天。

    他舍不得放开手了,他的小火炉。

    「堡主,客房已经准备好了。」

    低咒出声的战醒风斜睨门边那抹黑影,「不用了,她住引鬼涛。」

    「嗄?!她受得了吗?」黑侍卫面露忧虑的问。

    「几时轮到你当家做主?」他不豫地沉下脸。

    「是,属下僭越了。」他的视线移到战醒风的手,倏地尴尬的一咳。

    沙芎芎发现黑侍卫的异样顺势一看,立即尖叫地反手一挥跳下战醒风的大腿。「好色鬼!」

    战醒风不怒反笑地瞧著自己的手。它可真会挑好地方,抚著女性最阴柔之处,值得嘉奖。

    看在黑侍卫的眼中顿觉惊恐不已。堡主是不是疯了,他……他居然在笑?!

    鬼有第二种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