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女子笨笨 > 楔子

楔子

小说:小女子笨笨  作者:红杏  类型:都市言情

    因为无论她嫁给谁,

    身为她的爹娘就得日夜担心,

    担心她公婆不喜欢她,

    担心她的夫君欺负她,

    想来想去,他是最佳人选!

    「不~~天哪!你怎么能……」杜苍宇突然仰天长啸,接着,便因伤心过度、体力不支而倒地不起。

    「快来人啊!少爷昏倒了,快来人啊!」

    杜家上上下下各个全都慌了手脚,他们有的急忙抬着杜苍宇回房、有的去禀告杜家老夫妇、有的则快步跑去请大夫。

    「老天哪!祢就可怜、可怜我们家苍宇,别再这么折磨他了啊!我求神哪~~」杜老奶奶拖着年迈的身子,磕着满是花白华发的头,望着苍天祈求着,她一心只希望杜家三代单传的唯一长孙能度过这恼人的情关。

    「娘……您快起来啊!」杜夫人一边要扶起伤心欲绝的婆婆,一边又忧心忡忡自己的宝贝儿子,她深知这回秦家那已出阁五、六年的三女儿心慧的死讯绝对会让苍宇伤透了心。

    唉!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啊!

    说起秦心慧与杜苍宇这对苦命的恋人,还真是让听闻者不禁对他俩的情事黯然神伤。

    他俩自小便是竹马戏青梅,很早就私下决定终生非君莫嫁、非卿莫娶的心愿,而两家的父母也默默的认可了这件亲事。

    只是,天不从人愿啊!

    秦心慧因一次上庙宇祈福时,竟教皇上的嫡亲相中,没过几个月,便由皇上下诏赐婚,硬生生拆散了他们这对苦命鸳鸯。

    事后,杜苍宇便不顾家人大力反对,自愿从军,离开了伤心的故居。

    他本想从此就在战场上拋头颅、洒热血,再也不回乡,却没想到时势造英雄,几次与强敌交手,都因他奋不顾身的拚命厮杀,写下一页页英勇的事迹,而他屡次的战功也教皇上钦赐为震武将军。

    可就在他光荣归故里之际,竟传来秦心慧因终年积郁而病逝的噩耗,这让始终幻想能再见她一面的杜苍宇一时真的难以接受,终于因心神俱裂,人也由于过度悲愤而丧失神志,虚弱的昏了过去。

    「老天!祢为何要这般的折磨宇儿?他……承受不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啊!」杜老爷喃喃的向上苍抱怨,期待老天能怜悯他这唯一的儿子,他不能失去儿子,否则,杜家的血脉就……断了啊!

    「老爷~~」杜夫人难过的看着夫君,心中百感交集。

    想来想去,都怪她!为何她不能为杜家多添几名子嗣呢?

    杜夫人哽咽地对杜老爷哭诉,「原谅我,都是奴家不好,不能替杜家……」

    杜老爷眸中含泪的凝望着自己深爱的发妻,「不!这全都是命啊~~」

    「我不依、我不依啊!」杜夫人对着上苍悲泣着,她只祈求老天爷能还给她一个生龙活虎的儿子呵!

    *******************************************

    「老爷,您真的要咱们家的涵儿嫁过去吗?她……还这么小啊!」一名中年美妇边掩面悲泣,边哀声向身边的夫君询问道。

    「唉!夫人,我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啊!难道……难道妳愿意眼睁睁的看着苍宇就这么一蹶不振吗?」水家庄的当家水震波满脸愁容的回道。

    「我……」天下父母心,水夫人当然不忍心,事实上,凡是知道杜苍宇际遇的人没有一个会忍心的,因为,他真是一个痴心的男儿汉,而上苍却狠心的教他吃了这么多的苦。

    「妳好好的想想看,宇儿那孩子是个死心眼,只要他认定心慧是他的妻,就再也难以改变,甚至到死他心里可能都无法容得下其它的人,一般的姑娘家有哪个能接受自己的相公心里没有她的?」水震波缓缓的将他的想法说予夫人了解。

    「可咱们家的涵儿不同啊!一来,她年纪小、心眼粗,不可能会计较这些细节;二来,她天性善良、纯真,又大剌剌的不拘小节,这样或许比较能让宇儿对她产生不一样的感觉。」这就是水震波的想法,或许没心机又活泼的女儿会是解开杜苍宇心结的解药呢!

    「可是万一……」毕竟身为涵儿的母亲,水夫人心中有好多的不舍与担忧。

    「夫人,杜家待我们恩重如山,杜氏夫妇对涵儿也是喜爱有加,相信她嫁过去绝对不会吃亏才是。」他只担心宝贝女儿会吵得杜家不得安宁。

    「但是……」水夫人还想发表意见。

    「夫人,妳再想想看,以涵儿那鬼灵精怪的个性,将来不论嫁到哪里,咱们有可能不日夜担惊受怕的吗?咱们不是得担心公婆不喜欢她,就是要担心她的夫君会欺负她;可如果嫁到杜家,除了宇儿,谁会不疼她?

    「而宇儿最多不理睬她,但他可是从小就看着她长大的,说什么也不可能会凌虐她,咱们还担什么心?」他们水家过去一直在杜家的礼遇下过日子,杜家人对他们百般敬重,水震波直到前两年,都还在担任杜家的护院,直到最近才回到水家庄自立门户。

    「更好的是,咱们可以在她的附近看着她一辈子,这么好的事,上哪儿去找呢?」水家庄与杜家相距不过一个村落,相见非常方便。

    「也对喔!」水夫人这才破涕为笑,一想到她可以一辈子都守在唯一的女儿附近,她就开心极了。

    「就这么说定啰?我现在就去回杜夫人。」水震波看着妻子终于点头,心中的大石这才放下

    「那我得要去帮涵儿办嫁妆了。」水夫人已经想着手为女儿准备嫁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