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女子笨笨 > 2

2

小说:小女子笨笨  作者:红杏  类型:都市言情

    只能有我

    他不爱她,

    但又不许她多看别人一眼,

    身上也不许有别人的味道,

    总而言之,

    她的眼里只能有他。

    水涵都还没有时间向自己的爹娘告状,也来不及向公婆哭诉她昨晚受到的莫大委屈,就被仆佣们打扮得当,簇拥着拜见完杜家所有的长辈亲友,当她定下心神,这才惊觉到,自己竟然已经坐在往南方的马车内,一队车队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而这么匆促的行程,确实让水涵心中的不悦几乎攀升到最高点。

    看着坐在她对面,一副没事人模样的杜苍宇,她心里就有一肚子的气。

    「喂!你不要坐在这里啦!我不要跟你待在同一个地方。」她的孩子气终于爆发了,加上昨夜的「痛苦」回忆,以致她的口气很不逊。

    杜苍宇昨夜和她尽兴的做了好久,他自己也不懂,他是想把堆积在体内的欲火一次出清吗?不然,他为何精力那么充沛,竟然和她做到将近四更才肯放过她呢?

    难道这个小姑娘真能攻入他冷硬的心房

    不!他的心里只能住心慧一人而已,水涵可以是他的妻、是他孩子的娘,却不准进驻他的心中,这已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他会尽心的关怀她、照顾她,除此之外,不会再有别的了,杜苍宇郑重的在心底告诉自己这个重大的决定。

    「我是妳的夫君,当然必须和妳在一起,这是不变的事实,妳最好乖乖的接受。」一做好决定,他的心便找回过往的冷硬,口气森冷的说。

    「讨厌!那我要去坐别的马车。」反正她就是不要跟他同处一室,她讨厌看到他冷漠的脸。

    他一把拉住她蠢蠢欲动的小身子,「妳别乱来!」

    马车正在疾行,她居然想跳下马车,真是不想活了!

    他不悦的扭住她纤细的手腕,本想对她严厉的训斥一番,可在触碰到她滑腻的肌肤时,他的心口掠过一股莫名的心动,这让他很难对她疾言厉色,他只能缓下口气,好言好语的哄慰她。

    「这样很危险,妳别乱动。」

    可水涵一听这话却激起了她的心头恨,昨晚他也是对她说「妳别乱动」。

    她是听了他的话,可结果呢?

    他根本就是恶意的欺负了她一整夜,今天他想要她再听他的话?哼!门儿都没有。

    「我就要动!我还要乱跳、乱蹦、乱踢……」她不逊的在马车上用力的扭动身子,恨不得能气死他。

    看到水涵这么孩子气的模样,他一时间神,心忖着,心慧就不会像她这般的胡闹,心慧随时随地都是一副端庄娴淑、温柔体贴的大家闺秀样,哪像她这么率性妄为?

    但率性……不是他心底一向最欣赏的真性情吗?

    杜苍宇凝视着水涵撒赖的孩子样,心中不禁产生一丝疑惑,没错,他一直希望能让心慧对他诚实以对,但她永远以别人的想法作为自己的想法,所以,他俩才不能在一起;如果她能像水涵这么直率的话,或许……

    唉!他在想什么?难道他的心中已经对水涵有了一咪咪的好感?

    不!他不能啊!

    他收敛起自己复杂的心思,收紧手臂,将她搂到怀中,在她的耳畔低语,「妳这么激烈的动来动去,难道妳……那儿不痛了吗?」

    他真的没有其它的用意,纯粹是担心她的……那儿可能还会疼痛;但她的小脸儿却倏地变成一片通红,人也一下子就停止了蠕动。

    对喔!他不提她都忘了,她的两腿酸疼得不得了,就好象她在家中后山上下跑了好几回般;她的喉咙也好痛,因为,她昨晚叫了一整夜咩!而更痛的是,她的那儿好象受伤般,疼得不象话呢!

    「都是你啦!」她不想没事,一想到自己昨晚受到的「酷刑」,她忍不住红了眼眶,两只小拳头不客气的招呼在他的腿上,「把人家弄得那么痛,人家我……又没做错事,你干嘛处罚人家?」

    她边说边捶打着,眼泪也忍不住扑簌簌的直掉。

    湿热的泪掉到他的腿上,让他的心也变得柔软起来,他情不自禁扳过她的身子,与她面对面。

    「很痛吗?」他是真的无心伤她,此刻,他好想为她做一些补偿,或是替她……止痛!

    水涵难过得连小鼻头都红了。

    「痛死了啦!」她活到这么大,爹娘最多骂她两句、摸她两下,何时受过如此严厉的处罚?

    「我看看。」他真的是说者无心,他真的纯粹只想知道她有没有受伤而己,完全没有其它不良的企图。

    「你走开!」水涵却吓坏了,她奋力推开他,抵死不从的抓紧自己的衣襟,「你作梦!我才不会再让你碰我呢!」

    看着她天真的死守贞节的激动模样,不知为何,他竟然好心情的笑了。

    「夫人,」他故意如此唤她,「难道妳爹娘都没有告诉过妳,出嫁从夫,妳不该用如此无礼的态度对待妳的夫君吧?」

    是喔!娘是说过出嫁从夫,可如果所谓的从夫就是得任由他欺负,哼!她才不干咧!

    但是,好女不吃眼前亏,她还是先假装温驯一点,免得在马车上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只能任由他捏圆捏扁,但一等到了江南,哼哼!她绝对会躲他躲得远远的。

    「夫~~夫君!」她委曲求全的喊了一声。

    「过来!」杜苍宇不知为何自己在听到她软嫩的嗓音喊他,心中竟会掠过一股安心的感觉,但他刻意不去思索这究竟代表什么意义,只是想保持心情平静的抵达目的地。

    他一心认定,只要到了江南,从此她过她的阳关道、他走他的独木桥,最多在必要时,他再渡给她一些他的种子,让她得以孕育杜家的种,其它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他也不会让任何事发生。

    他搂着她温软的小身子,心里是这么想着,可他的手……却不太安分的动了起来。

    水涵心中也在打着歪主意,她可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子,哪可能被他吃得死死的?而且,她绝不会轻易吃亏的,既然他有胆欺负她,就要有承受她报复的心理准备,她可是会等到了江南后,好好的展开她的复仇之路。

    哇哈哈哈……她的嘴角不自觉的绽放出坏坏的笑。

    杜苍宇看着她那张多变的小脸上写满了她正在打坏主意的娇俏模样,一颗心竟又被她莫名的吸引住了。

    只因他从来没顽皮过、也从来没脱序过,事实上,他一直是个循规蹈矩的正人君子,心慧与他几乎是相同类型的人,他们墨守成规、行事大方得体,从来不做小鼻子、小眼睛的事,但看到水涵的捣蛋样,竟然激起他心底埋藏已久的坏因子。

    搂着水涵的娇小身躯,他竟对未来江南的生活充满了遐想,除了办正事,或许他的生活会变得跟过往不太一样!

    被杜苍宇搂住不得动弹的水涵则坏心的思忖,嘿嘿嘿!等她一到江南,她非整得他求爷爷告奶奶的,反正爹娘不在她身边,她一定要好好的大展身手不可

    *******************************************

    几天的奔波下来,晚上夜宿旅店,白天则马不停蹄的赶路,让活泼好动的水涵被折腾得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今夜,她因又枯坐了近一整天的马车,一肚子的鸟气早已蓄势待发。

    她是个静不下来的女孩,向来喜欢四处跑来跑去,甚至可以说是一刻也不得间,但现在坐在马车中不但限制了她的行动,而且每日下午,便只能任由杜苍宇将她束缚在他的怀里,害她整天昏昏欲睡。

    这么单调的旅程逼得她都快抓狂了,是以今日来到这间旅店,她想,既然她没法到处看一看,至少得让她在这偌大的旅店里逛个够本才行。

    「不准!」杜苍宇也不啰唆,给她的答复只有短短的两个字。

    「为什么、为什么?人家好无聊喔!」她坐马车坐得屁股都痛了,她现在只想出去跑一跑、跳一跳,活络一下筋骨,这样有错吗?

    拜托!他真的是管得比她的爹娘还多耶!

    真讨厌!水涵不依的在他面前又跳又叫,就是不肯早早净身上床休息。

    「明日我们还要赶路,妳现在去玩,明天就没精力赶路了。」他的理由很简单。

    「我不依、我不依啦!人家明天一定会有精力赶路的,你带人家出去玩嘛!」

    她百般的耍赖,就是不肯乖乖的上床。

    而且,她在心中暗暗的思忖,骗鬼咧!赶路哪需要体力?她只要睡在马车中就可以了,要体力干嘛啊?

    「那妳明天就不准喊累!」杜苍宇受不了她的聒噪,只得弃械投降。

    「嗯~~我一定不会的,你带人家出去逛嘛!」此时,她一心只想出门玩,完全忘了她还在生他的气。

    「妳先去换件衣裳。」带她去逛可以,不过,他可不准她以女儿身出现在他人面前,她的真面目只有他一人可以欣赏。

    这种独占欲他表现得如此明显,但迟钝的她和他全都没有发觉。

    「将军,这样好吗?」一听到杜苍宇要单独和夫人一起到市集去,他身边忠心的护卫贾霸便开始担心起来。

    「没关系,我们是以一般市井小民的打扮四处逛逛,应该没问题的。」杜苍宇不当一回事的回道。

    「可是……」贾霸还想多说些什么,却被人截断了话语。

    「走开啦!啰唆鬼~~」水涵一听贾霸想阻止杜苍宇带她出去,心头不禁燃起一把火,她边用力推着体格魁梧的他,边对他扮鬼脸

    杜苍宇并不是不知道,他多年在外征战必定有人对他不满,但他仗着自己身手了得,再加上他们这回并未打着将军府的旗号,所以,他自认这一路上应该没啥危险才是。

    「贾霸,你们就先行休息吧!」他体贴的交代完,便带着水涵消失在微暗的夜色中。

    但贾霸却不放心,他立刻二话不说的尾随在杜苍宇的身后保护他,对他来说,将军的性命可比任何东西都来得重要。

    水涵看着傍晚的市集,高兴的跑到东来跑到西,她对每样东西都很有兴趣,但却没有购买的欲望,她只想将这些天来无处发泄的精力充分发挥。

    「公子,小心!」突然,一道低沉的嗓音在水涵的耳畔响起。

    她怔怔的抬眼看着因她的莽撞而撞到的一名年轻侠士,天哪!他看起来好有威严喔!那低沉能震慑人心的好听嗓音彷佛带电般,倏地熨烫到她的肌肤,害她心头的小鹿竟胡乱的怦怦乱跳起来。

    「我……」

    她还没将话说出口,杜苍宇已经一把拉住她,将她扯回他的身边。

    「对不起,舍弟太过鲁莽,不小心撞到……」不过,杜苍宇的话也被人截断了。

    「没关系,小事一桩,何足挂齿?不知两位有没有空,陪小弟到前面酒楼一叙?」年轻侠士客气的提出邀请。

    水涵还是生平第一回碰到令她脸红心跳的男子,当然,杜苍宇不能算数,因为此刻,在她心中早已认定,他现在只能算是她的「仇人」

    她猛点头,心里很想与年轻侠士多说几句话;但杜苍宇却一口回绝了。

    「天色已晚,我和舍弟还有事,就此告别。」

    说完,杜苍宇不顾水涵的意愿,硬拉着她消失在夜色中。

    年轻侠士这时才摘下头上的笠帽,嘴角现出一抹莫测高深的邪笑。

    「杜苍宇,我终于找到你了!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的笑声伴随着他脸上一道自脸颊直到颈上的刀疤,显得格外的骇人。

    「讨厌,人家想要去咩!」水涵拚命的挣扎,她不懂杜苍宇为何不跟那年轻侠士多聊一聊,人家她真的很想多知道一点有关他的事呢!

    「妳……」杜苍宇原本只是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自那年轻侠客的身上散发出来,但接着,他竟讶然的惊觉,她居然对那年轻侠土产生……好感?!

    这发觉让他心头立刻罩上阴影,他发觉自己无法容忍她对除了他以外的男人感兴趣。

    所以,他二话不说的带她离开现场,一心只想回去和她算帐。

    一回到旅店,杜苍宇不高兴的命仆佣迅速烧热水替她净身,他不能容忍她的身上有一丝其它男人的气息存在。

    「我不要洗澡,我要睡觉!」水涵不高兴的故意和他唱反调。

    「不准!妳只能听我的,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没得商量。」他斩钉截铁的告诉她杜家的夫纲是不容挑衅的。

    说完,他直接替她剥光了衣物,丢到浴盆里,「我说洗就洗,不准乱动!」

    换言之,他是想亲自替她净身。

    之前那些天,他因担心她的那儿还会痛,所以,才没有再对她动手动脚,没想到他这般体贴她,她竟然不知感恩,还胆敢在路上对别的男人多看一眼,真是太不象话了!他非好好的教训她一顿不可。

    「我就是不要听你的话,我偏要乱动,怎样?」水涵积压在心底的怒火这下全然引爆,她火冒三丈的在偌大的浴盆中又跳又闹的,将房内溅得一地的水渍。

    「可恶!妳怎么这么不听话,我非处罚妳不可。」心中有一种说不出口的郁闷让杜苍宇一时理智全失,他顺手剥除自己的衣衫,啥也没想的就跳进浴盆想欺负她。

    水涵一见他竟浑身赤裸裸的跟她这么亲近,一时羞得红霞映满全身,看起来煞是动人。

    「不~~要!夫君,」看他那儿正雄赳赳、气昂昂的立正站好,那天被欺负的惨状突然全都回到她的记忆中,她赶紧识时务为俊杰的求饶道:「我~~要乖了。」

    「来不及了,妳就乖乖的受死吧!」他拿出他在战畅上万夫莫敌的阵仗,抵死不接受她的投降。

    开玩笑,她浑身湿淋淋的,身上该凹的凹、该凸的凸,简直让他全身兴奋到了最高点,此时,他将理智、道德全都放在两旁,只将情欲放在正中间,一心只想吃了她。

    「救郎喔!」她看着他那势在必得的态势,心知她是难逃此劫,便妄想赶快逃离浴盆,以为躲到床上会比较安全。

    可她还没爬到浴盆边,小脚就被他一把拽住,他情难自禁的将唇印在她那如小贝壳般的粉嫩脚趾,还探舌轻舔着。

    这么狎昵的举动水涵哪受得了啊?她浑身的力气像是陡地被人全都抽光了一般,只能无力的轻喘着,「夫君,不要啦!人家会怕……」

    可他心头的欲火早已上了身,哪可能因她的软语而平息?

    「不可能的,妳就认命吧!」

    说完,他已将她抱坐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