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女子笨笨 > 3

3

小说:小女子笨笨  作者:红杏  类型:都市言情

    不听话

    要妳不要动,

    要妳乖乖的,

    可妳就是有听没有到,

    愈说妳愈故意和我唱反詷。

    「将军,您昨夜受惊了!」一大早,贾霸就关心的前来找杜苍宇一起下楼用早膳,「我一发现萧萨的行踪便跟了上去,他们这回至少下来五、六个人,我有点担心这一路上的安危。」

    杜苍宇俊脸微红,因为,昨晚他竟好死不死的只想到要处罚他那不乖的小妻子,完全忘了遇到萧萨那贼人的事。

    「呃~~昨晚我回来时辰已晚,所以,才没找你讨论这件事,」他硬拗道:「不过,再过两天就到江南了,我想,他们既然这一路上都没有下手,应该是另有所图才对。」

    这样看来,皇上担忧的事可能真的会发生,杜苍宇不禁眉头深锁。

    「将军,咱们还是得多防着点,以免节外生枝。」贾霸提出他的看法,「如果将军同意的话,我想这两天咱们就加快行程,顺便联络飞虎和双安等弟兄在暗处保护您和夫人,这样比较安全。」

    「你看着办吧!」杜苍宇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但他却有点害怕水涵会有个三长两短,便同意了贾霸的计画。

    奇怪?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这么关心起她来了?

    唉!不想了,他还有一箩筐的烦人事,哪有时间想这种有的没有的。

    就在他做下决定,并准备上楼带水涵下来用早膳时,她竟已气呼呼的从楼上冲了下来,且直奔到他的面前。

    「夫君,你真的~~好可恶喔!居然不帮人家穿衣裳……」害她因为踢被子而被冷醒了。

    而她一张开眼,便看到那碍眼的浴盆,于是,昨晚他欺负她的惨事又在她的眼前暧昧的闪过,接着,她又发现,他不但没替她穿好衣衫,还在她身上咬得到处都是红红的、丑丑的印子,气得她一时怒向胆边生,什么也没多想的便直冲下楼来骂人。

    顾不得杜苍宇伸手堵住她的小嘴,她很生气的大声嚷嚷着,「你干嘛欺负人家不够,居然还没品的咬得人家满身都是……」

    杜苍宇一手掩住她口无遮拦的小嘴,一手搂住她的腰,将她直接带到旅店外的马车上。

    「出发!」顾不得其它人的反应,他霸气十足的直接下令。

    「人家~~还没有吃早膳耶!」所有人都听令行事,没有意见,就只有她,不依的拚命扭动自己的娇小身躯。

    「那……」他一时无语,谁教她这么不给他面子的在众人面前说起他俩的闺房之事,他当然只能先堵住她的小嘴再说;现在他们都已经上路了,他哪来的早膳给她吃啊?

    「少说话就不会饿了。」他只能硬着心肠说。

    水涵不满的嘟着小嘴,强忍了好一阵子,肚子却一直咕噜咕噜的向她抗议

    最后,她终于忍不住了。

    她扯开喉咙大叫着,「人家不管啦!我好饿,我要吃!我偏要吃早饭嘛!」

    看着她撒娇的娇俏模样,他竟突然感到心旌荡漾,于是,他啥也没多想的就一把抱她到怀中,将唇印在她柔嫩红艳的唇瓣上,「这样……就不会饿了。」

    他将口中的唾液渡到她的檀口,以饶舌带领着她香滑的小舌来到他的口中嬉戏。

    初尝到男人口中陌生的气息,她的心狂乱的怦怦直跳,她的双颊羞红得彷佛是刚烫熟的虾子般。

    她不好意思的想推开他,但他却更加深这个吻,似乎想将她口中的蜜津吸光似的。

    她被吻得浑身虚软得瘫在他的怀里,终于不再胡乱吵闹。

    这个吻持续了好久、好久……吻到两个人差点迷失了意志。

    「这下不饿了吧?」他全身彷如燃起一把熊熊的欲火般,目光灼热的看着她。

    她羞得只敢看着地上,「不~~饿了!」连声音都变得好小声。

    「再赶两天路就到了,妳要乖一点,知道吗?」他强自镇定的说,两眼不敢再看着她起伏不定的胸脯,深怕自己会把持不住。

    「我本来就很乖……」虽然不敢多看他一眼,但她可不肯承认她不乖喔!

    事实上,这一路上她根本还没使出坏招过,如果这样还叫不乖,那等她对他展开复仇的绝地大反攻时,他不是更受不了了吗?

    「妳~~」他轻叹了一声,无奈的轻抚着她柔顺的秀发,心中竟对她产生了宠溺的想法。

    唉!或许是必须跟她孕育下一代,他才会有这么「不正常」的想法,相信等她怀孕后,他就会恢复的,毕竟,他的心里只准许住着心慧一个人啊!

    *******************************************

    「将军,前面有变化,您请留意。」突然,马车外传来贾霸的嗓音。

    杜苍宇立刻运气并保持镇定,他不担心自己的手下应付不了,他只担心鲁莽的水涵会闯祸。

    「发生什么事了?」水涵不知天高地厚的问。

    「没事,妳乖乖的坐好,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乱动。」他得到外面去看一下情况,「我马上就叫陆群过来在外面守着,懂吗?」

    屁啦!她如果肯乖乖的不动,那岂不是显得她做人很没有原则吗?

    虽然他刚才很温柔的亲过她,但他怎么说都是欺负过她的大坏蛋,她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原谅仇人呢!

    「不~~懂!」但她不字是含在口里说的,懂字却是大声的说出来。

    杜苍宇以为她终于肯听命行事,心忖,他总算教化成功她这个顽皮的小妻子,当下心头一松,便放心的步出马车。

    他心忖,他只要赶快让陆群来马车外守着她就好了,但他怎么也想不到,他前脚才一下马车,她后脚也跟着溜了下来。

    陆群一接令便忠心的守着马车,一点也没料到他要保护的将军夫人早八百年前就溜之大吉了。

    水涵才刚绕过另外两辆马车,就被一个人制住了。

    她骇然的回过头。

    「咦?怎么是你?」

    那人显然也吓了一大跳,「你……妳……」

    「原来是你!害我吓了一大跳。你是来找我的吗?你怎么知道我们走这条路?」她一口气发出连珠炮的问题,「哦~~我知道了,你是专程来找我的?还是……你在跟踪我?」她只剩下没问他,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萧萨很没力的看着她,谁理她啊?他昨晚盯上的是杜苍宇耶!谁管她是男的还是女的,她还真的挺烦人的。

    他顺手做了个欲取人性命的态势,正想趁她不备,将她灭口,免得她吵得让别人注意到他。

    可他正要下手,她却像是发现什么天大地大的大条事情,一脸掩不住欣喜的小声问道:「哦~~我全明白了,你是想给我的夫君一个惊喜,对不?」

    谁理她啊?

    萧萨被她气到没力,正想以一个手刀取她的性命,却在瞬间愣住了,「妳……刚刚说什么?谁是妳的夫君?」

    该不会是杜苍宇吧?

    他不是心中只有一个有夫之妇的该死女人吗?怎么莫名其妙又多出来一个?!

    这下教他那一心消想杜苍宇美男色的过世师姊情何以堪?

    「不就是你昨天看到的他嘛!」一讲到杜苍宇,虽然他是她心目中「不共戴天」的仇人,但在外人面前,她还是会忍不住在说到他时脸红心跳。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耶!

    萧萨忍不住露出一个邪恶的微笑,真好!他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制伏杜苍宇的致命弱点。

    「杜苍宇是妳的夫君?你们什么时候成亲的……」萧萨边技巧的探听他想要知道的秘密,边开躲着杜苍宇的手下,将地带到一处隐密的地方。

    好奇怪喔!昨晚她还对这名年轻侠士心存好感,甚至心中小鹿都为他乱乱跳,但是经过昨晚的那个……与刚才和杜苍宇的口沫相亲后,她的心中竟然只容得下自己的夫君一人。

    她甩甩头,甩掉刚刚的困惑笑说:「我们赶快去让他惊喜嘛!」

    她好想带着杜苍宇的「故友」去见他,让他知道她也是很有用的。

    她大言不惭的道:「人家我昨晚就感觉到你是他的好朋友,可他就是不肯听我的,好讨厌喔!」

    「妳对他重要吗?他很在意妳吗?」这才是萧萨想弄清楚的正事。

    「我……」不知道耶!

    水涵一怔,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对杜苍宇而言重不重要,或是他在不在乎她?

    看到她怔忡的模样,萧萨的心中已经有谱了。

    「走!我带妳去跟妳的夫君开个玩笑,顺便还可以让妳知道自己在他的心中重不重要。」他这可是个毒计,就算等一下他失败了,他也要让杜苍宇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好耶!」她开心的猛点头。

    *******************************************

    「不对!他们似乎只是想挡住我们的去路,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贾霸忧心忡忡的说,这种情势不在他预期的范围中,他害怕……他们是不是中计了?

    「糟了!水涵!」杜苍宇突然心中一恸,他有个不祥的预感,水涵有危险了!

    「将军!」果不其然,陆群正快马加鞭的赶到他的身边,「夫人不知何时……」

    他的话还没说完,先前拦着他们又被他们驱散开来的那群乌合之众突然又聚集起来,这回,萧萨也在其中。

    而更令杜苍宇感到心惊的是──

    水涵竟被萧萨以绳索捆绑住,还用尖刀抵在她白皙的颈项上。

    「将军夫人!」贾霸等人不禁叫出声。

    「涵儿!」杜苍宇竟感觉他的心痛得彷如刀割般。

    「别轻举妄动!」萧萨狂傲的命令道:「杜苍宇,你没想到你也会有今日吧?

    「哈哈……如果你还想要你这年轻貌美的小妻子的命的话,就乖乖的束手就擒。」

    杜苍宇一心牵挂着水涵的安危,心急道:「萧萨,冤有头、债有主,你有种就冲着我来,不要对其他不相干的人下手。」

    「哈哈……妳听到了吗?妳的夫君说妳只是个跟他不相干的人,这就是他『在意』妳的表现,妳明白了吗?」萧萨恶意的挑拨离间。

    水涵听了,胸中的怒火在瞬间被点燃。

    「夫君,你给我记住,我……绝不原谅你!」她边说眼泪边在她的眼眶内打转,她转头对着萧萨喝道:「喂!你快点解开我,我不想跟你们玩了。」

    都这个时候了,她还以为这是萧萨跟杜苍宇之间的小玩笑,可她现在觉得心里很受伤,她想回马车上去舔舐自己的伤口。

    「啥?」萧萨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般,斜眼睥睨着她,不给她面子的大声嘲弄道:「妳以为我是在跟妳开玩笑?笑话!我萧萨像是那种吃饱没事干的人吗?我会没事跟妳这个只会跟在人屁股后头黏人的小孩玩耍吗?妳也未免太瞧不起本大爷了!」

    「你去吃屎啦!」水涵的孩子心性马上被挑了起来,她不顾三七二十一的大声嚷嚷,「人家再也不要喜欢你这个大坏蛋了啦!你比我的坏夫君还要可恶,反正……我就是不要跟你们玩了,呜呜……你们都是坏人!」

    即使萧萨的刀尖已稍微刺入水涵的颈项,渗出些微的血丝,她仍不怕死的胡乱骂着,还边不依从的扭动着娇躯。

    杜苍宇见她受伤,心中有万分的不舍,他急得口不择言,只想不让萧萨伤她分毫。

    「萧萨,你别伤那个我根本不放在心里的笨女人,她的死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杜苍宇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看到双安正潜伏在萧萨的身后,只要萧萨在一气之下,刀峰稍微离开水涵的颈项,双安就可以动手救人。

    可他的话却伤透了水涵的心,她好难过的逞强道:「呜呜……我也~~最最最讨厌你啦!」

    萧萨还坏心的再补了一句,「妳的夫君心里住了另一个女人,妳永远都比不上她的。」

    由水涵的表现,他知道她是喜欢杜苍宇的,但他才不肯让杜苍宇好过,才故意补上这致命的话语,他心知这绝对会使他们夫妻失和。

    师姊,妳放心,我一定会让妳暝目,我一定会让杜苍宇一辈子痛苦的!

    「哇~~我不跟你们玩了啦~~」水涵太伤心了,以致她根本没感觉颈上有伤,也不曾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危,她一心只想离开这个讨人厌的地方。

    就在她头一偏,萧萨一个怔忡之下,双安已纵身扑上前,将他制伏住了。

    其余的乌合之众则迅速被飞虎的手下擒住。

    飞虎与双安急忙朝杜苍宇抱揖行礼,「将军,请恕属下来迟一步。」

    杜苍宇慌乱得只想赶快将水涵搂到怀中安抚,随意交代一切事务由贾霸善后,便一把抱起被绍住的小妻子,心焦的奔回马车上。

    「妳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他边焦急的问,边替她松绑。

    水涵却紧闭双唇,即使滴滴的眼泪不断的往下掉,她还是固执得不肯跟他说一句话。

    「是这儿痛吗?」他手忙脚乱的替她将颈上的轻伤包扎好,温柔的将她搂在怀中,「妳吓死我了!还好妳没事。」

    他因一时惊吓而脱口说出了心中真实的感受。

    可水涵毕竟年纪小小,她一心只记得他心中没有她,而且更过分的是,他的心里竟然还住着别的女人!那一定就是秦心慧了。可他好坏,都跟她这样那样了,居然还不把她放在心中,真是太可恶了!

    「说话啊!」他看她始终不说一句话,终于轻轻推开她,看进她的眼中,「怎么了?」

    「你最好去吃屎啦!坏人、烂人、屁人……我讨厌你、讨厌你、讨厌你啦!呜呜……」她生气的边数落他,边将满脸的鼻涕、眼泪全都抹在他的身上。

    他这么关心她,而她竟敢说讨厌他?!

    杜苍宇气得马上就发飙了。

    「说!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叫妳乖乖待在马车里别出去,妳为什么不听话?」害他刚刚担心得一颗心差点从嘴里跳出来。「我不好好的处罚妳一顿,看来妳是不会学乖的!」

    他什么都没多想,直接将她小小的娇臀扭转过来放在他的膝盖上。

    「我就是不乖,怎样?你咬我啊?」她还不怕死的出言顶撞他。

    「哼哼!我是不舍得咬妳,可我舍得扁妳。」语毕,他大手高高的抬起,重重的落在她多肉的小屁股上。

    「哇~~爹……娘……坏人一直~~欺负人家啦!好痛喔……」她伤心的大哭大闹,两只小脚还猛蹬着。

    可他一听她叫他坏人,心情就不爽到了最高点,下手也就更重了,「我就打到妳肯乖乖的听话为止。」他发下豪语。

    「呜呜呜……真的~~好痛~~我……痛死了啦!」她愈哭愈没力、愈哭愈小声,身体不断的抽搐着。

    虽然他愈下手愈轻,总是高高的举起,然后轻轻的放下,但她可是细皮嫩肉,还是受不了他的蛮力。

    「快说不敢了!」看她哭哭啼啼的,他心里好不舍,只能赶快替自己找台阶下。

    「我……痛~~不……敢了!」终于,她屈服了。

    「说妳从此要乖。」他还得寸进尺的命令道。

    「我~~好……乖……」她满肚子委屈的照着自己的意思边抽搐边哭着说。

    虽然没完全听他的话,但总算是说出她要乖了,杜苍宇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谅她。

    「以后凡事都要听我的,不然,我随时都会处罚妳,知道吗?」他厉声命令道。

    「哦!」她随意应了一声。

    看到她哭红了双眼,他心中掠过一阵阵的不舍,「还痛不痛?我帮妳揉揉。」

    唉!他不该如此的,他应该狠心一点命令她反省才对,怎么能帮她揉呢?

    「夫君~~」她委屈的用力搂紧他,「我~~好痛……呜呜呜……」她边哭边报复的偷咬了一口他的手,还用小手偷捏了一把他壮硕的手臂。

    哼!有胆打她,就要有被她报仇的心理准备。

    杜苍宇没力的看着她一会儿咬他、一会儿捏他,心中竟拿她没辙。

    他是怎么了?

    怎么满心都是她的身影,他心底的心慧……上哪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