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女子笨笨 > 4

4

小说:小女子笨笨  作者:红杏  类型:都市言情

    搞鬼

    以为她变乖了,

    没想到她竟背着他胡搞瞎搞,

    还恶意破坏他的名声,

    哼!看他怎么惩罚她这个小妻子。

    因为被处罚打屁股的经验令水涵记忆深刻,所以,在回程的两三天里,她虽然满心怨他、恨他,却是敢怒不敢言,每每对他摆出大便脸瞅着他时,只要他的脸色一拉下来,她就会在一瞬间变成一只温驯的小猫咪,乖乖的不敢再作怪。

    她的表面功夫让杜苍宇还真以为自己收服了态度不逊的她,因此,心情一直处在愉悦的巅峰。

    所以,那两三天啥事也没发生,大家相安无事。

    等到了江南杜家蚕园,水涵立刻拿出她好奇宝宝的天性,花了不到三天的工夫,便摸清了蚕园里的每处死角,她甚至连蚕园中谁是老大、该听谁的话不会吃亏、可以骑在谁的头顶上撒泼不会有事等细节都摸得一清二楚。

    这表示她从来到蚕园的那一日起,便一刻不得闲。

    杜苍宇本就是有目的才进驻蚕园,所以,他并没有多花时间去注意他的小妻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直到他将身边部署完毕,这才想到一件很重要的大事──

    他的小妻子竟然没跟他同房!

    而更令他气结的是,他居然在来到蚕园近七天后才发现这一点,他很不悦的叫唤蚕园的总管大人江伯来问话。

    「江伯,您老知道我成亲了吗?」他强压住上升的怒火,勉强和颜悦色的问。

    「回少爷,小人知道。」江伯诚惶诚恐的说。

    「那……你知道我的夫人是哪位吗?」毕竟,不知者无罪,他不能处罚无辜的人,杜苍宇心中是这么打算的。

    「回……回少爷,小的……知道……」江伯吓得额上淌下豆大的汗珠。

    「砰!」他猛一拍桌,「这象话吗?你知道我的夫人是哪位,却没将我们夫妻俩安排住在同一问房,说!你该当何罪?」

    除非江伯能给他一个让他信服的理由,否则,他不办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他就不姓杜。

    看着自家少爷发这么大的脾气,江伯也很惶恐,可是,少奶奶说得斩钉截铁,他又不能不买她的帐,唉!真是下人难为啊!

    江伯无奈的轻拭着额上的冷汗,支支吾吾的道:「少爷,少奶奶有天大的理由~~这……我们做下人的不敢管也无从管起啊!」人真的不是他杀的。

    杜苍宇一听是水涵的意思,心中当下便明白了七、八分,他当然知道那个小丫头还在生他的气,所以,他倒是能原谅她躲着他的理由。

    「其它人先下去。」他支开其它不相干的下人又问:「江伯,你说说看,她是怎么说我的?」杜苍宇好整以暇的准备洗耳恭听。

    「少爷,您~~真的想听吗?」其实,就算少爷敢听,他也不敢更不想说啊!他才不想被台风尾扫到呢!

    「说!」杜苍宇没啥耐心的命令道,他今天抽出一点时间就是为了要知道他的小妻子到底是躲到哪儿去了,等他找到她、处罚她,让她做完传宗接代的正事后,他可是还有一拖拉库的大事要忙呢!

    「少奶奶说……」啊~~不管了,江伯决定豁出去了,将水涵对他说的话全都照实说了一遍,还一字不漏喔!

    「她说她只是少爷发泄的工具,说少爷一看到她,就只会对她又咬、又揉、又打的,还动不动就拿乱七八糟的鬼东西把她弄痛得哇哇直叫……」

    才听到这里,杜苍宇的脸色就已经变得非常难看了。

    「她还说,少爷心里早就有别的女人,却还对她动手动脚的,她真的好替那个住在您心中的女人感到不值得。

    「她还说……您根本就是嘴里说一套,心里想的又是另一套,您……是个史上最最讨人厌的大坏蛋!」江伯突然自动住嘴,他心忖,他会不会学得太像了?不然,少爷的脸怎么会那么臭?

    「继续。」杜苍宇言简意赅的命令道。

    他在心中暗忖,这小女人还真会把白的说成是黑的,显然她受的惩罚还不够,这小丫头还没有学乖!

    「她她她……还说,您是她的大仇人,她要用尽所能的向您报仇,让您知道得罪她的后果,她……不会轻易饶过您的。」江伯将他所知的全都向主子报告了。

    「她~~只对你一个人说这些是吧?」杜苍宇满怀期待的看着江伯,希望他的答案会是肯定的。

    「不!她对蚕园里几乎每个人都说过了,她说……呃~~要让大伙看清楚您的庐山真面目。」江伯期期艾艾的说。

    「你怎么不来向我报告呢?」杜苍宇觉得江伯也太混了,竟然放任一个小女子在此地「胡作非为」。

    「小的有试着找您,不过,都被贾霸以没啥大事阻挡,所以……」

    也对,这阵子他都在与皇上派来的密使讨论大事,贾霸确实不会让江伯为了这种芝麻绿豆大的小事来烦他。

    「你去忙吧!」他突然觉得头好痛。「对了,不准警告她我已经知道她的事,我要亲自处理。」

    「是!」江伯赶快拔腿就逃,开玩笑!他哪敢去向少奶奶通风报信啊?要知道他家少爷番起来也是很令人伤脑筋的呢!

    「水涵!」杜苍宇咬牙切齿的连名带姓的唤着她,嘴角也微微往上勾,「妳恐怕真的要倒大楣了!」

    *******************************************

    奇怪?水涵正在练习扎小稻草人,突然自心底窜过一阵寒颤,「妈啊!怎么搞的?我又没看到鬼,怎么突然会吓出一身冷汗呢?」她微皱眉喃喃道。

    她赶快安慰自己,「不怕、不怕,赶快用心的报仇就好,其它的小事都不必放在心上。」她边这么说边努力的扎着小稻草人。

    「奇怪?到底要怎么扎啊?阿福每次都不说清楚,害人家怎么都弄不好!」她边嘟囔边想去找救兵。

    「要帮忙吗?」

    突然,从她身后传来一道好听的男性嗓音,水涵是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但又不会太熟悉,当下她便以为是蚕园里的长工

    「阿发,你看这到底要怎么扎啊?人家我都扎了快一个时辰了耶!」

    那人不发一语,只是接过她手中扎得不成形的稻草束,俐落的在瞬间就扎出了一个人的大概模样。

    「哇~~阿发,你好棒喔!扎得好象真人耶!」水涵满心佩服的夸赞道。

    「扎这个要做什么?」那人像是不经意的问。

    「当然嘛是扎成我夫君的模样来害~~」她的话突然全数吞了回去。

    因为……因为她不小心看到那人竟然不是她以为的阿发,而是她多日不见的……夫君!

    哦喔!这下她惨了!

    「害……嗨~~夫君,好久不见,你有没有想我啊?」她赶快顾左右而言他的转移话题。

    可惜,事情不像她想得这么简单,他凉凉的看着她,久久才说:「当然想啊!而且,还是非常的想,我都差点忘了我娘子的长相呢!」

    「嘿嘿!」她不好意思的直抓头,两颗圆圆的大眼睛也骨碌碌的在打转,一看就知道她正在绞尽脑汁想怪招,「人家……我是怕你太忙,所以……才自动的滚到一边不吵你咩!夫君,我乖不乖?」

    杜苍宇搂住她主动靠向他的娇躯,他的鼻间倏地嗅闻到她身上的清香气息,让他几乎血脉偾张,「真的很乖呢!竟然在学做稻草人,是想害谁吗?」他故意坏坏的问。

    「没啦!我~~人家才不会做那么邪恶的事咧!」她赶快自他手中抽掉稻草人,顺手丢到地上,还用小脚一踢,将那「罪证」毁得一乾二净。

    「夫君,我~~人家好几天没看到你,好想你喔!你陪人家玩好不好?」她想藉撒娇来转移他看她的恐怖眼光,可是好象不太成功耶!

    「好啊!」

    他正想一把抱她回房,只见远远跑来一名丫鬟,她大老远就大声嚷嚷着,

    「少奶奶,我拿到了、我终于拿到了!」

    「嘘~~」水涵尽量不动声色的拚命向小丫鬟使眼色,希望小丫鬟不要让她在夫君面前穿帮,「别说、别说!」

    「少奶奶,妳是哪里不舒服吗?干嘛一直挤鼻子弄眼睛的?」小丫鬟不解的望着水涵,但才一下下,她便又好兴奋的拉着水涵说:「我终于去跟阿发讨来可以让男人『起肖』的神药了,阿发说,这药其实对男人、女人都很有效耶!哇~~好想看看少爷吃下去会怎样呢!」

    「妳家少爷是哪里得罪妳了吗?」杜苍宇面好表情的问。

    不能怪小丫鬟有眼无珠,基本上,这蚕园里除了几个职务大条的看过他之外,其余的下人不但没见过他的庐山页面目,还各个都被水涵彻底洗过脑,全都当他是个行为卑劣、长相可僧的鼠辈。

    「不是我啦!是得罪了少奶奶,少奶奶说她天生就是最会记恨的人,谁得罪她,她就不会轻易放过谁的。」小丫鬟好心的向杜苍宇详细解说清楚。

    水涵没力的用小手捂住自己巴掌大的小脸,心忖,完了、完了,这下子她真的死定了啦!

    「妳不要再说了,快点去做事啦!」她挥着小手,一心想把这多嘴的小丫鬟赶走。

    「等等,」他却阻止小丫鬟的离去,「神药呢?」

    小丫鬟怔怔的看着面前这个高大魁梧、面容英气俊挺的年轻人,心中的小鹿一时竟胡乱的撞了起来。

    「少奶奶,他是谁啊?」好帅喔!小丫鬟心中充满了黄色思想。

    水涵羞红了一张小脸,小声的说:「我的……夫君!」

    天哪!小丫鬟立刻吓得屁滚尿流的逃离现场,呜~~这下她完蛋了,她绝对会被赶回家吃自己了啦!

    杜苍宇拿起药瓶瞧了一下,弯下腰,好整以暇的问:「想谋杀亲夫吗?」

    「我~~那个……这个……」完了!她的脑筋吓到打结了,怎么都掰不出半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他将药瓶收起,「走!我们回去试试药性,反正~~」他坏坏的在她的耳畔低语,「又不限男女使用,我看,就用妳来试试吧!」

    嗄?可不可以不要啊?水涵只觉得天要亡她,她吓得连小腿都软了。

    杜苍宇正要带她回房,远处又有人向她招手。

    「少奶奶,等等我啊~~」

    妈啊!不要再来了,不然,就让她早点ㄕˇ了吧!

    杜苍宇却停下脚步准备看好戏,看来,他的小妻子不但很会记恨,而且还不是省油的灯,她居然想反击呢!

    很好,他这两天刚好可以腾出空档,他倒要好好的陪她玩个够。

    「少奶奶,妳上次不是问我怎样让男人的那里不行、生不出孩子吗?」一名中年妇人急匆匆的奔向水涵,她一看到杜苍宇,便将水涵拉到一边,悄声的附在她的耳旁说:「我家男人终于告诉我了,他说,只要每次在男人摇得最爽的时候,当头浇他一桶冷水,像是说些他最不爱听的话啦!或是拒绝再玩,转身睡大头觉啦!保证男人马上就会泄掉,这样子绝不会有子嗣的。」

    水涵红透了小脸,她觉得这么被他抓包真的是老天在惩罚她耶!

    中年妇人说完就赶回去工作,临走前,还不忘替她加油打气,「少奶奶,加油啊!我们都会支持妳的。」

    杜苍宇的耳力其佳,他完全听到那女人告诉水涵的胡言乱语,但他并不怪这群村妇俗夫们将自己的偏方传授给她,令他讶异的是,她是怎么做到的?她才来这里不过七天的光景,居然可以把他的名声破坏成这般不堪,还可以交到这么多「知心」的好朋友?!

    心慧就没这个本事,就连他也不行。

    他是不是真的要对她刮目相看了?

    水涵根本不敢多看他一眼,她心知自己真的会很惨,她甚至不知道她该如何自救?

    「走!我们回房。」他很直觉的说。

    「回谁的房?」可她才一说完,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她干嘛那么多嘴啊?就回他的房间好了嘛!她干嘛提起她那间准备了许多「家私」的房间呢?

    他不怀好意的笑看着她,觉得她真的坦白的很可爱,「就~~回妳的闺房好了,我刚好可以参观一下。」

    「可不可以不要啊?夫君。」她满怀期待的问。

    「带路。」他不给她机会拖延时间。

    死了!她好希望地上能有个洞让她钻进去,可天不从人愿,直到走到她的房门前,她还是安然的活着。

    「夫君~~你进去以后,千万不能生气喔!因为……因为里面有些东西你可能……会不喜欢……我看,我们还是去你的房间好了。」她用两只小手死命的拖着他,但他却文风不动。

    「我可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什么场面没见过?」他不怀好意的瞅着她,

    「好了,涵儿,别逃避现实了,进去吧!」他直接推门而入。

    起先还好,但一进到内室,杜苍宇还是忍不住变脸了──

    真的不能怪他,这实在是太不象话了!

    她的床上堆满了各种整死人不偿命的怪书,有些上面居然还有猥亵的图片;更过分的是,一些他从没见过的春宫用品也躺在她的床上!

    「哼哼!」他气得牙痒痒的,「看来,有人是真的皮在痒呢!」

    「夫君,你就大人不计小妻子过,不要跟人家计较这么多小事咩!」水涵心知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只能不断的求饶。

    「我没想到只不过打妳两下小屁股,妳竟然准备这么多『好康的』要跟我一起分享?」他怪声怪气的问。

    不是他心眼不够大,而是看到这些充满春意的鬼东东,他的心跳自然加速,血液也流得比平日快好多。

    可是,他明明不只打她两下小屁股而已耶!人家她全都嘛铭记在心,他一共打了她七下,两下重的、五下轻的;此外,他还把她弄得好痛过三次,而且,每次都痛好久,不太痛的也有四、五次;还有,最重要的是,他都亲过她,却不让她住在他的心坎里,这是她决定拚死也要找他报老鼠冤的主因。

    「夫君~~人家……下次不敢就是了嘛!」她边软言求他,边赶快把床上的鬼东东推到一角,想湮灭证据。

    「没诚意,本少爷不接受。」他很没品的拿起乔来。

    「那~~」她将软软的胸贴上他硬实的胸膛,「原谅人家好不好咩?」

    瞬间,他就心跳加速,心头的欲火候地就冒了出来,「有一点原谅了,不过~~还有很多没原谅。」

    说是这么说啦!但他的大手已经不安分的爬上她高耸的胸前,开始解她的盘扣。

    「好啦~~不要再气了咩!人家我会乖的……」她怯生生的将香唇印在他的脸上,这些招数也全都是她来到此地后,那些「好朋友」教会她的呢!

    嗯~~果然很好用,至少堵住了他的嘴。

    他稍一偏头,就深深的吻住她的樱唇。

    「唔~~这回就饶妳一次……」他的舌已探入她的擅口内,与她的小舌相互交缠着。

    耶~~成功!他果然不生她的气了,还被她迷得晕头转向,好棒喔!她赶快乖乖的让他吻个够。》浪漫會館禁止转载

    良久,他才放开她,便开始发号施令,「把床上的鬼东西全都丢掉,一件也不准剩。」

    咦?那A按呢?

    他不是应该被她迷得晕头转向,甚至会对她言听计从了吗?怎么全不像张嫂她们跟她说的那样?

    杜苍宇看着她满脸不解的样子,忍不住轻敲她的脑袋一下,「动作快,我还要试试神药的功效呢!」

    虾米?!他居然还想拿她当作「人体实验品」?

    救郎啊!她此刻只想赶快逃出这间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