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女子笨笨 > 5

5

小说:小女子笨笨  作者:红杏  类型:都市言情

    不同滋味

    咦?

    明明都嘛一样,

    为什么以前是痛得要死,

    现在却是快乐得上天堂?

    「动作快!」杜苍宇边解自己的衣襟,边将已被他剥下里衣,只穿著肚兜的水涵推到偌大的床榻上。

    「夫君~~人家……好困喔!」她假装打了个大呵欠,转身想躲到被窝里,她又不是呆子,才不想被他拿来试药咧!

    可他却一脚将锦被踢下床。

    「今晚咱们不需要那占位置的东西。」

    眼看整张床上就只剩下几近赤裸的她和只着单衣的他,水涵感到她那颗跳动剧烈的心彷佛要从小嘴里跳出去般,她吓得只能紧紧闭上樱唇,惶恐的看着他。

    杜苍宇好整以暇的自单衣中取出先前的药瓶,倒出一粒颜色火红的小丸药,凉凉的喃道:「该怎么试呢?」

    水涵火速想到陈婶曾对她耳提面命过,说什么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只要她做错事,赶快把自己香喷喷的娇躯贴紧他,让他吃点嫩豆腐,男人通常就不会再计较了。

    对!心动不如马上行动。

    她赶快将几近半裸的身子靠近他,娇声娇气的唤道:「夫君~~人家好……想你喔!」

    碰触到软嫩的肌肤,杜苍宇只觉得胸口的欲火燃得更炽,他将红色小丸药置于舌下,再捧住她的小脸,轻柔的吻她。

    水涵没有防备,乖乖的承受他的吻,但突然她感到他将那丸药哺渡到她的口中,并强逼她吞咽下去。

    她倏地坐起身,急忙以两只小手握紧纤细的颈项拚命做出欲呕的模样,却是徒劳无功。

    「怎么办啦?人家……吞下去了!」她惊慌的叫道。

    「这样很好啊!谁教妳这么不象话,想报仇也罢,居然敢谋杀亲夫?说!妳该当何罪?」他双目圆睁,怒瞪着浑身发抖的她。

    哪有他说的那么严重啊?

    水涵觉得自己委屈极了,但她确实是做坏事当场被他逮到,如今当然只能软言向他求饶。

    「夫君~~人家才没像你说的那样,人家只是……好寂寞~~呃!都没人陪我玩,所以才会……」她还想再掰,心中却莫名闪过一种怪异的感觉,她不懂怎么房内突然变得这么热?害她全身产生好难受的感觉。

    看她小脸闪现出惊讶的神情,杜苍宇心知她体内的春药必定发作了。他刚才瞄了一眼那丸药,知道那是专门让男女享乐而制造的,剂量不大,对付水涵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只要一颗就可以让她变得很乖、很听话。

    在他来江南的路上发现自己对水涵竟产生相当程度的关心后,他就知道他再也不能回到过去,心慧对他的影响也不再令他感到心痛不已,他的心早已因水涵的一颦一笑而悸动。

    虽然对自己的移情有点歉疚,但他却发觉,他是真的喜欢上这个小妻子不矫揉造作的纯真性子

    或许,他真的走出六年前的情殇了。

    他的嘴角挂上一抹邪邪的笑意。

    「好了,我原谅妳了,快来睡吧!」

    水涵却感到胸口的热火愈燃愈烈,当她碰到杜苍宇壮实的手臂时,她突然发觉,只有他凉凉的身躯才能替她解热……

    许久过后,他轻抚着汗湿的小人儿,柔声问道:「累吗?好好的睡吧!」

    可水涵却静静的不说话,因为,她发现一件好可怕的事--

    她她她……先前心底的那团火,竟~~又莫名引燃了啦!

    「夫君~~我……」她惊骇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紧紧搂着杜苍宇,但浑身的热度仍不断的向上攀升。

    杜苍宇一看她那副春情荡漾的俏模样,就知道她体内的药效还没散掉,「又热了?」他好坏的凑到她的耳畔问。

    她娇羞的猛点头

    「湿了吗?」他故意再探手过去。

    她又羞答答的点头。

    「想要吗?」他边问边已展开攻势。

    「夫君~~」

    她怎么会这样?明明身子酸疼不已,为何她心底会这么希望他能再多疼她一下?

    「这就是睡前的游戏,先前妳还嘴硬说不想玩,说!以后要不要玩?」他故意找碴的问。

    她红着一张小脸,「我要玩!人家我~~每天都要玩。」

    「那妳也得贡献一点心力才行。」他将她的小手放在他的昂扬上,「这回,妳得自食其力。不过基本上,妳付出得愈多,快乐也会愈多,懂吗?」

    啥?她听不懂耶!

    但管他的,反正夫君说她不懂的事全都嘛可以问他,那她现在就要问啰!

    「夫君~~这样要干嘛?」

    她很好学的边问他,边用小手偷捏他的昂扬。

    「因为……所以……如此……这般……」

    于是,杜苍宇便很好心的开始指导他的小妻子如何取悦他,这可是一门很重要的课程呢!

    所以,这一夜又变得好长、好长,只是,他们两人都不这么觉得,因为,他们好忙、好忙呢……

    *******************************************

    这一夜,杜苍宇简直是舍命陪小娘子,他不断的替水涵熄灭心中的欲火,当然,他自己则是做到爽歪歪啦!

    近天亮时分,他听到房门外传来贾霸的低声呼唤,他迅速捡起地上的锦被,覆在水涵赤裸但汗湿的身上,亲热的吻了她一下,这才起身穿衣。

    待他步出房门,便见到贾霸恭敬的站在门边。

    「将军,对不起打扰您的清梦,但特使说他有要事与您商量。」贾霸不好意思的直搔头。

    「没关系。」经过一夜舒展筋骨,杜苍宇觉得自己神清气爽,精神好得不得了,「走吧!正事要紧。」

    他现在浑身充满干劲,这才发觉,原来找到生活的目标是这么的重要,之前他执迷于过往的情事,让生命从手中流逝真是太傻了;从现在开始,他要重新来过,他要开创他和水涵的新生活。

    可水涵心中却不是这么想的,她好不容易稍微睡了一会儿,却因觉得身边少了温暖而惊醒。

    果然,他没有陪她睡觉,这让她真的好气。

    可恶!昨晚他明明说要好好的疼她,干嘛还让她一个人独守空闺?

    她火大的一脚踢掉锦被,在床上摆出个大字型,决定让自己受风寒,看他会不会心疼?

    她原本只是想躺一下下而已,但昨晚真的让她体力透支,才不过一会儿,她便已陷入沉沉的梦乡。

    只是,她完全没盖被,身上又仍有些汗意,虽然这里是江南,但时值秋末冬初,清晨的天气还是颇冷的。

    快正午时分,陈婶忍不住上门来请水涵吃午膳。

    昨儿个下半天,他们这群下人全都知道少奶奶口中的大坏蛋少爷不但长得英挺俊俏,还对少奶奶百般宠爱,全然不是少奶奶口中所说的那么一回事。

    但他们全都不怪少奶奶,毕竟,她年纪那么小,被孤伶伶的丢在偌大的杜家蚕园里,她不自己找乐子又能如何呢?

    反正他们只是下人,跟着少奶奶瞎起哄,随着她自编自导的戏码起舞也没啥大碍,因此,他们马上就原谅了水涵的胡作非为。

    在听说少爷昨天下午就和少奶奶在房里恩爱,他们便决定今天不要去打搅他们小俩口,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嘛!

    可陈婶中午看到少爷与贾霸等人离开蚕园,她心想,应该让少奶奶吃点东西、补补身子,要不然这样日也操、暝也操,少奶奶怎么承受得了?

    「少奶奶,您起来没?我给您送吃的来了。」

    陈婶大嗓门的吆喝着,心忖,万一少奶奶衣衫不整,至少还有时间让她遮掩一下。

    可她唤了许久,但都没有人应声。

    陈婶好奇的堆开门。

    「少奶奶,您……起床了吗?」她边问边走近内室。

    吓!锦被竟被扔在地上,这么冷的天气,万一得了风寒,可不是好玩的事呢!

    陈婶不再避讳,一把掀开纹帐,便看到水涵彷如一只虾米般的蜷缩成一团,更让人脸红的是,她……居然全身一丝不挂!

    「这少爷也真是的,怎么不替少奶奶加件衣裳?」陈婶边叨念着,边拾起锦被替水涵盖上。

    「少奶奶,您醒醒,起来吃点东西吧!」

    但水涵只发出含糊的咕哝声,并没有回话。

    陈婶自作聪明的退出内室。

    「好吧!那我就不吵您了,您再多睡一会儿。」

    不是她不尽职,真的是她不少心看到水涵满身的咬痕,想也知道昨晚他们小俩口多用心的「办事」,所以,这会儿少奶奶睡不醒也是很正常的。

    讨厌!她不但要去叫大伙别来打扰少奶奶的好眠,她……还要回去找她的夫君大声抗议,他为什么都没像少爷那么尽心尽力的办事?

    哼!她非回去找她的老伴重温旧梦,她还要叫他也……在她身上留下数不清的印记不可。

    于是,陈婶红着脸,彷如飞奔般回到自己的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