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女子笨笨 > 8

8

小说:小女子笨笨  作者:红杏  类型:都市言情

    挑拨离间

    她真的以为,

    以后他的心里只有她,

    没想到,

    他对每一个女人都这么说……

    杜苍宇双手微抖的拆开卷轴,里面倏地掉下一个以牛皮包着,呈细长形的包裹物品。

    他立刻解开包裹,发现里面有一把染了血的匕首及一封署名给他的信函。他展开信函,愈看面色愈凝重——

    苍宇:

    如果你看到此信时,或许能救我脱离苦海;但若不能,那也是我的命本该如此,我不会怨怪任何人的。

    原已和你约定,此生即使不能结为连理,至少我的心灵要是清白的,但婚后夫君对我不薄,我是真心想和他共度白首,虽然辜负了你的情意,但我知道,上苍一定也会让你得到幸福的。

    但不幸的事却发生了,我的小叔竟意外被夫君发现他与叛党李荣有挂勾,他们兄弟发生打斗,我的夫君也不幸身亡。

    可这还不是最惨的事,小叔在当晚同时凌辱了我,并限制我的行动,直到我前两日产下他的骨肉,他对我的监视才稍微得以放松。

    苍宇,如果可能,我愿追随夫君而去,但现在看着这对刚出世的稚子,我只能以泪洗面,难道此生我就只能如此屈辱的苟活吗?

    在得知你的前程似锦,甚至得到皇上的赐封后,小叔竟企图与叛党合作取你性命,我只能含泪以身体取悦他,祈求他能高抬贵手、放你一马,但我能做多久呢?

    苍宇,多注意你身边最亲信的人啊!我不知道他是谁,但却知道他会趁你不备对你不利,你……千万要多保重。

    我公婆虽已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长子已逝,他们无法再失去剩下的儿子,是以,他们全都站在一边。几次我想以这把杀了我夫君的匕首自尽,却总是在最后关头丧失勇气。

    苍宇,我之所以隐忍至今,就是希望自己能在获得你的谅解后,再去地下与我的夫婿相聚呵!

    附上叛党李荣与我小叔勾结的证据,这些是我夫君以生命换来的,盼望你能替他……报仇。

    心慧

    「不!」杜苍宇发出厉声的悲鸣。

    这是心慧当时向他发出的求救信函,可他却置之不理,任由她遭奸人欺凌,天哪!他对不起她啊!

    「不对啊!秦姑娘是前两个月才自尽,难道……」飞虎提出质疑。

    「她信中说得很清楚,没见到我,她绝不会轻生,所以,一定是她小叔动的手。」杜苍宇咬牙切齿的说。

    「可为什么等了这么久才对她下手?莫非……他们发现她曾偷传出这封求救信函?」仇重天不解的喃喃自问。

    「也或许是……他们近日将有重大行动,为了怕泄漏机密,便将一些知情的人先摆平?」双安也提出他的想法。

    「等等!」仇重天逐渐理清思绪,「李荣上上个月才被革除官爵,会不会是……他们要有行动了?」

    皇上一直担心李荣握有兵权,会藉机叛变,才在前两个月,以他年事已长,应该安养天年为由,卸下他的重担。

    「如果加上心慧的小叔与皇室部分野心人士的权势,叛变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杜苍宇终于弄懂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重天,你负责保护皇上;我和双安、飞虎负责剿平李荣等叛党。」杜苍宇冷静的决定大伙的使命。

    「那……隔壁的秦姑娘又是怎么一回事?」贾霸忍不住出声提醒。

    对喔!杜苍宇这才想起,水涵还在隔壁那自称是秦心慧的房里,不行!他得带她离开这么复杂的地方。

    「重天,就此一别。」他带着其余人冲到隔壁,但「秦心慧」的房内已是人去楼空!

    *******************************************

    水涵一被送入「秦心慧」的房中,就被眼前貌美的女子震慑到。

    「秦心慧」朝她妩媚的一笑。

    「你就是苍宇的小妻子?」

    水涵不禁嘟起小嘴,人家她都不敢叫他的名,这女子明知她才是杜苍宇的正室,却直呼他的名,真是不知羞。

    「哈哈……」「秦心慧」笑了两声,「小妹妹,想不想知道我和苍宇的过往?」

    「我早就知道了,夫君都跟我说过了。」

    水涵才不想听她说那些有的没的呢!

    「哦~~那他有没有告诉过你,他跟我在床上都做些什么?」「秦心慧」不怀好意的问。

    水涵张大小嘴,「你……」

    她怎么说话这么那个?害她的小脸都羞红了。

    水涵好不容易才挤出话,「夫君才没有跟你……」

    「他告诉你没有就没有吗?如果不是他忘不了我,他又怎么会只把我一个人留在他的心中?」

    「秦心慧」的话语句句伤得水涵不知如何是好。

    她怔怔的看着她许久,「你……可你已经死了啊!」

    「问题不在我死了没有,傻妹妹,问题在他的心里除了秦心慧,不会再有别人,你懂不懂?就算今天没有我的出现,他一样不会爱上你,你只是他传宗接代的一个工具而已。

    「我说得更白一点好了,其实,任何女人,只要她会下蛋,都可以成为苍宇传宗接代的工具,这样你懂了吗?」

    「秦心慧」的话太伤人,让水涵招架不住的泪流满面,「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只是不想看到无辜的女人受到杜苍宇的欺骗。」「秦心慧」突然将人型面罩自脸上撕下,并在瞬间变成另外一个人。

    「你?!」水涵吓得连退好几步。

    「你别怕,我叫萧岚,我没有恶意,只是不忍心看你被杜苍宇这个人面兽心的大坏蛋欺骗,才好心的想提点你。」萧岚看似诚恳的说。

    水涵不解的问:「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一开始每个女人都会像你一样,为他对秦心慧的痴情而动心,可他就是利用这一点对每个女人动手动脚,甚至在她们为他生儿育女后,弃她们于不顾。」萧岚看似义愤填膺的边说边忿忿的做出想杀人状。

    「你……也被他骗了吗?」水涵没见识过江湖险恶,她一下子就被萧岚的话语给说服了。

    「不!不是我,是我的师姊,她在为杜苍宇动心之后,坚持要陪在他身边,没想到他……」

    萧岚还在斟酌用字时,却被突然听到的话语吓了一大跳。

    「他……他就让她很痛、很痛……对不对?」就像她在洞房花烛夜那晚一样。

    「呃~~对!然后……我师姊就……」萧岚发现水涵天真得愚昧,害她一时舌头都不小心打结了。

    「然后,他会用嘴亲她、用手摸她,再假装喜欢她,让她喜欢上跟他做很痛的事,对不对?」

    水涵的心好痛,她还以为自己在他心中是独一无二的,没想到他……竟然跟很多人都是这样!

    他真的好可恶!

    「也~~对!最后,我师姊就……」干脆她都只起个头,剩下的全让水涵自己去掰好了。

    「然后……她就怀孕了?」那为什么她没怀孕呢?水涵不解的皱起眉头。

    「全对。」萧岚已经说不下去了。

    「那……为什么别的女人都会怀孕,我却不会……还是他……不像喜欢其他女孩一样喜欢我?」水涵竟将萧岚当成良师益友,诚心的问

    她哪知道啊?这些全都是这小女孩自己瞎猜的,她哪回答得出来?

    但萧岚不忘投下致命的重击——

    「我师姊……最后因为杜苍宇不肯对她负责,就……跳崖自尽了……」她说到这里,语气就变得很悲伤,因为,所有有关她师姊的事,就只有这一部分是真的。

    水涵看到萧岚难过的样子,更认定她说的是实话。

    「我……替我夫君向你师姊道歉。」她难过得哭出声。

    她哪要她道歉啊?她是要水涵离开杜苍宇,让他没好日子过!

    萧萨在上次吃鳖回来后,就直说杜苍宇这回完蛋了,因为,他有个致命的弱点掌握在他的手中。

    于是,他们兄妹俩几经商量,决定由萧岚出面,一定要让杜苍宇与他的小妻子失和,他们无法见到杜苍宇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两年前,他们的师姊萧遥因在战场上与杜苍宇有过惊鸿一瞥,之后,她就痴心妄想的爱上了他,一心一意想嫁他为妻。

    可萧遥忘了他们乃是仇敌,萧家是叛党的主力,而杜苍宇则是正统军,他俩怎么可能有结果?

    更何况,杜苍宇心中只有一个秦心慧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所以,萧遥的一片痴心根本无法打动他的心。

    更伤人的是,杜苍宇甚至连萧遥长得是圆是扁都没印象。

    但萧遥却控制不住的屡屡在背地里帮杜苍宇,连当年童绍光被叛党买通,正要对杜苍宇下手之际,萧遥却暗地里掳走童绍光,恶狠狠的痛宰他一顿。

    但这也种下萧遥悲惨的命运,她被师父驱逐师门,又被叛党李荣的部属逼到悬崖边缘,最后只能跳崖身亡。

    萧萨与萧岚兄妹与师姊萧遥的感情一向亲密,所以,他俩便立誓,今生不让杜苍宇有好日子过,他应该与他们的师姊一样,命运悲惨才对。

    「那你……应该不会原谅你的夫君吧?」萧岚再次确认。

    「嗯~~我……再也不要他了,他这个大坏蛋,呜呜……」水涵哭得好伤心,她没想到他竟是这般的没品。

    「你……该不会又被他的花言巧语所骗吧?」看她这么笨,难保杜苍宇说两句好听的,她不会耳根子一软,他说什么她就全都信了。

    「呜呜……我好难过喔!姊姊,为什么他要这么坏?我……人家已经好喜欢他了耶!」

    水涵根本就当萧岚是她的亲人般,伏在她的怀里痛哭失声。

    「啊~~」那A按呢?她怎么这么天真?萧岚按下心底的不舍,想着比较不伤人的办法。

    「你想办法回老家,然后,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这样,你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嗯!」水涵听话的点头,「我还要做小稻草人用力的扎他,谁教他……骗走我的心,哇~~我好难过喔!姊姊~~」

    萧岚粉没力的轻拍她的头,「乖,别伤心,姊姊先带你走一段路,之后,你就自己回老家,知道吗?」

    她得赶快落跑,不然,等一下杜苍宇一来不就穿帮了?

    她边跑边顺口问:「刚才他们那些人在房里谈什么,你知道吗?」

    「知道~~他们在看秦姊姊送的字画……」水涵没多想的跟着萧岚一起往外走。

    萧岚心中一急,不成!她得尽快赶回去通风报信,哪有时间带着一个小丫头逛大街?

    她倏地就闪人了。

    「姊姊?!我……不认识路啊!」

    水涵只能边哭边走。

    *******************************************

    杜苍宇焦急的追出旅店,才越过两条街,就看到哭得伤心欲绝的水涵。

    「涵儿,你怎么了?」他一把搂紧她,心中悬挂的大石总算放下。

    「呜呜……你走!我不要你了,你这个大坏蛋!」水涵恨恨的骂他、伤心的躲他,她才不要他那摸过许多女人的手摸她呢!

    「你怎么了?」

    他不解她怪异的举止,但他约略可知,水涵的异样表现绝对跟那伪装成「秦心慧」的女子有关。

    「不要你管!呜呜……」她继续大声的哭。

    「好好好!我不管你,可你别乱动,我让贾霸先送你回杜家。这一路上,你可要听话,知道吗?夫君有事,等我回来再跟你解释。」他摸摸她柔顺的发,温柔的在她额上印下一吻。

    呜呜……他要把她送走,不照顾她了,看来萧姑娘说的都是真的,他现在一定是另有目标了。

    哼!她偏不那么乖,她要回到水家庄,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

    看着嘟着小嘴,硬是不吭声的小妻子,杜苍宇心知,等他办完大事,可能得需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让她再像先前那般对他言听计从,不过,男儿当以国事为重,儿女情长只能暂且搁置一旁。

    「贾霸,好好的护送她回杜家,不能让她受到半点损伤,否则,我唯你是问!」

    他面色凝重的交代。

    未来,这里恐怕会很不安稳,他必须先让她回到安全的地方。

    「将军,您可别忘了,秦姑娘有提到要您注意身边亲近的人,您可别掉以轻心啊!」贾霸很想在杜苍宇的身边保护他。

    「我会小心的。」

    那警语是两年前的事,他一直到现在都没事,是不是心慧当时获得的讯息错误呢?

    他不知道,但他会好好保护自己,因为,他还想回家与他的小妻子团聚呢!

    「双安、飞虎,尽快安排行程,我要先回军旅,和弟兄们研拟战略。」目送载着水涵的车队渐行渐远,他果决的说。

    「是,将军。」

    好久没上战场杀敌,他们的手脚都有点生疏,是该回去练练身手,以便未来即将面临一场惊心动魄的争战。

    双安及飞虎均展露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