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女子笨笨 > 9

9

小说:小女子笨笨  作者:红杏  类型:都市言情

    嘴硬

    谁理他呀?

    谁管他是去打仗,

    或是去招惹女人,

    都嘛跟她没有关系,

    只是,为什麽她的心会觉得……

    就在水涵刚被送回杜家,京师就爆发李荣等一千人叛变,乱党企图推翻皇室政权,争夺皇位,皇上也因情势危急而在身边大臣及心腹的保护之下,远至边关避难。

    而在这段期间,杜苍宇率大军所向披靡,他首先降服李荣在京师的重镇,掳获皇上姻亲李显魁一家,并当场斩首示众。

    杜苍宇在抓到李显魁之子,也就是心慧的小叔李霸天时,自他口中获知,心慧因偷到叛党准备叛变的计画书,正想以当年的手法再渡给他时,不幸被逮个正着。

    李霸天全然不顾心慧为他育有一对双生子,当场便将她勒毙,并对外宣称她因积郁过度而自尽。

    杜苍宇在监看李显魁一家问斩后,将心慧的两名稚子交付手下,他决定好好的抚养这两个可怜无依的孤儿,让他们能顺利长大成人。

    之后,他以大军压境之姿,杀到叛党位于边关的军事要地,不但尽数歼灭叛贼,还捉到萧家班的所有成员。

    当他下达诛杀令时,萧岚却气急败坏的要求他刀下留人。

    「杜将军,你至少得留我父亲—个活口。」萧岚披头散发的说。

    「岚儿,不准求人!」萧父倒是个很有骨气之人,他虽作乱失败,但他并不反悔。「老夫只是马前失利,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到时,老夫还是会选择这一条路。」

    言下之意就是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爹~~我舍不得您啊……」萧岚痛哭失声,她怎能亲眼见到自己的父亲在她面前丧命?她做不到啊!

    「妹妹,不必多言,咱们黄泉路上再见。」萧萨倒是看得很开。

    「不~~我不能!」萧岚大声疾呼,「我师姊曾救你幸免于难,要不是她,你今日哪能如此招摇横行?」

    杜苍宇不禁好笑的瞥了她一眼,「你就是那假扮成心慧的女子吧?正好,我倒是有不少事想问问你。

    「来人!」杜苍宇唤来士兵,厉声道:「将萧氏父子暂时押解至大牢,我要先行审问这位姑娘。」

    他心忖,皇上这几年的施政确实有瑕疵,才会让地方上产生诸多不满,也因此,才会有百姓因叛党的馋言而误上贼船,成为叛党利用的卒子,唉!等这回回京,他得请皇上的特使多向皇上提出建言才行。

    瞅着一脸狂妄不逊的萧岚,他不解的问:「你刚才说你师姊有恩于我,但……谁是你的师姊?」

    他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萧岚凄凉的一笑。「师姊,您的牺牲还真是不值啊!」

    看着萧岚的表情,双安突然心中闪过一抹影子,「禀将军,是否就是前几年,那个老是声称要与您一拼高下的敌营女子?」

    杜苍字讶异的回想起当年征战时,确实有一名女子老是要求与他比斗,还说若沦为他的手下败将,她愿终生服侍他!

    「她是你的师姊?」

    难怪他们萧家兄妹后来不断找他的碴。

    「没错。」萧岚老实说。

    「她又是在何时救了本将军一命?」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唉!」萧岚摇摇头,「你在两年前有一次差点中箭身亡,那一箭不是别人放的,正是你身边的亲信。」

    杜苍宇不禁皱眉了,当年在他身边最亲近的人是……

    童绍光?!

    怎么会是他?

    不!他不信。

    杜苍宇正想出言阻止萧岚的胡言挑衅,却又被她脱口而出的话语给震慑住了。

    「是我师姊发出暗器让那箭射偏,事后,师姊还将童绍光绑了去,对他施以大刑伺候,只因,他不该背叛你。

    「可师姊救你的行为却被李荣那群贼人知晓,他们趁我爹将师姊逐出师门以示负责之际,将我师姊诱骗至悬崖,逼她跳崖自尽。

    「将军,你说说看,你是不是欠了我师姊一条命?她没做错过任何事,只是她千该、万不该,不该爱上你,还一心想救你,最后……竟连自己的命都赔了进去……」萧岚愈说愈悲愤。

    「这……」他又能说什么?

    难怪心慧会在信函中要他注意身边的亲信,原来真有其事,只是,有人在暗中救了他,而他却浑然不知。

    「先将萧女还押大牢,听候审判。」他嗓音低沉的说。

    没想到他这一生竟负了两个女人,唉!他该如何补偿她们?

    心慧的部分,他决定代她收养她的两名双生子;至于萧遥的部分呢?真的放过萧家父女等三人吗?

    官场上的险恶竟然这么多,他只是一名武将,耍阴使诈他不屑也不会使用,他能跟着沉沦其中吗?

    就在这一刻,杜苍宇萌生了隐退的念头;也在这一刻,他决定回去找童绍光推心置腹的谈一谈。

    第二天,他判定萧氏父女三人发放边疆充军,他至少得给他们留一条活路走。

    萧萨只对他说了一句,「将军,你的不杀之恩我们记住了,但容草民提醒你,君不亲民,则民必反。」

    杜苍宇心知肚明的点头撤营。

    接着,他率大军直接与李荣的叛军交战,而他因善用战术,短短数周,终于拿下李荣这名罪魁祸首。

    随后,他们将皇上迎回朝中,杜苍宇等人因救驾有功,皆加官进爵。

    杜苍宇被加封为震国大将军,赏黄金三千两,将军府邸一座。

    *******************************************

    水涵却在被贾霸送回杜家的当天就央求公婆让她回娘家一趟,而她就这么赖在家中,再也不肯回杜家。

    随后战争起,杜家便不再坚持一定要接水涵回家,他们心想,让她在自己的家里或许安全些。

    所以,当杜苍宇兴匆匆的回到家中,下人的回覆是令他失望的。

    「少奶奶一回来便住到娘家,没再回来。」

    唉!他就知道那小丫头的心胸不够宽大,看来,他只好去她娘家逮人了。

    「苍宇啊!别吓坏涵儿,她年纪还小,你得多让让她啊!」杜家老奶奶看到水涵回来时,人整个瘦了一圈,一心认定是自己的孙儿欺负了她。

    「苍宇,她好歹嫁给你,是杜家名正言顺的媳妇,你要给她好脸色看,她未来可是你儿子的娘啊!」杜夫人语重心长的说,她一直以为儿子心中还是存在着心慧,她不禁替水涵感到难过。

    唉!杜苍宇却无奈的在心中暗付,大家都误会了,给他脸色看的可是那个年纪小小的她呢!

    「儿啊!夫妻是要过一辈子的,就算将来你有个三妻四妾,她至少是你的正室,你别亏待她啊!」杜老爷只能这么提醒他。

    「爹、娘、奶奶,我知道,我这就去接她回来。」

    他转身便往水家庄而去。

    「我看那孩子动心了,你们瞧,他都累成这样,居然连坐都不坐一下,就赶着去接她。」杜老奶奶开心的笑了。

    「对对对!老爷,你看苍宇一提到涵儿,他的眼里好像会发光呢!他俩一定发生感情了。」杜夫人也乐得差点没跳起来。

    「呵呵呵!这真是太好了。」杜老爷听了也眉开眼笑。

    所有杜家上下都沉浸在一片欢乐中,只除了一个人是忧心忡忡的!

    *******************************************

    「涵儿,你都快做妈了,怎么还这么蹦蹦跳跳的?」水夫人看着小腹略凸的女儿,觉得自己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自从她从江南回来,她就绝口不提杜苍宇三个字,水夫人眼见她憔悴得只剩下一双大眼睛,心中当然不舍极了,当下便啥都不问,成天替她补身子。

    但随着水涵清晨的孕吐,她知道小小年纪的女儿就要为人母了。

    因此,她藉机问过她不下百次——

    「涵儿,外面传说杜将军剿灭了乱贼呢!」水夫人赶快回来报佳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接你?」

    「我才不给他接,我一辈子都要住在家里,娘,行不行、行不行吗?」她马上腻在水夫人的怀里,抵死不肯松手。

    「这哪是娘能说行的,当然要你的夫君同意才行啊!」水夫人故意这么说。

    「娘最讨厌了,我去找爹玩。耶~~」她朝水夫人吐了吐舌,扮了个鬼脸,便一溜烟不见人影。

    「老爷,这样下去怎么行?」水夫人伤脑筋的向水老爷抱怨。

    「随他们去吧!等苍宇回来,他自己应该知道怎么解决,咱们就别瞎操心,多陪陪她就好……」

    水老爷深信只要杜苍宇有心,水涵一定会乖乖的听他的话。

    「涵儿,听说苍宇又在边地歼灭叛党,不知道他终日征战,有没有受伤啊?」水夫人决定不时对着水涵碎碎念。

    「娘~~他受伤了吗?」水涵吓得顺手放开手边的小狗,跳到她娘身边关切的问。

    「娘哪知道?你不是他的妻吗?你都不知道了,娘怎么会知道呢?」水夫人故意这么说,她看得出女儿还是很关心杜苍宇的。

    水涵嗫嚅的回答,「我……我才不理他呢!」

    她倏地又跑开了。

    「涵儿,你快做娘了,别跑那么快啊!」水夫人无力的在她身后大声说。

    *******************************************

    水涵蹲在地上练习扎小稻草人。

    「哇~~已经有点像了耶!」看来,有练习就有进步呢!

    「涵儿,苍宇回来了,你要不要回去看看?」远处传来水夫人的呼唤,「涵儿,你在哪儿?你爹说要去看他呢!」

    水涵赶快将身子藏在大树后面,哼!她才不肯去看他呢!

    他把她丢回来,然后自己去快活,谁知道他在征战时有没有再和别的女人那个,一想到他可能跟别的女人做他俩曾做过的好事,她的心就仿佛被刀割了般的疼起来。

    不!她一辈子都不要再看到他,她要很讨厌他。

    等她学会扎小稻草人,她还要用力的诅咒他!

    可是,她又舍不得咒他死,那……她就咒他永远都没有女人喜欢他好了,最好让他像她一样寂寞……

    突然,两行热泪自眼眶流下,热热的、烫烫的,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好痛、好痛。

    水夫人听不到她的回答便走远了,独留她一个人孤单的再次蹲在地上用心的扎小稻草人。

    「累不累?」突然,一道低沉好听的嗓音自她身后响起,「要不要我帮忙?」

    「我自己会弄了。」她啥也没想的以浓重的鼻音说,此刻她正在伤心流泪,她不想让人看到她为他难过的丑样子。

    「扎了小人要~~谋杀亲夫吗?」

    她的小手猛得停了下来。

    「哪有?我哪会那么坏?」她着急的抬起头,泪湿的小脸蓦地对上一张黝黑又看起来一副很疲倦的俊脸。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爹娘不是都去杜家看他了吗?

    他顺手将挺个小小的肚子的她抱起来,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自她身后嗅闻着她身上传来幽香的气息。

    「我累得一回到家竟看不到想念的人,只好到处找罗!」他的嗓音暗瘂,让她几乎失了神。

    「你~~骗人!我才不信你会想我,你这个……大坏蛋!呜呜……」好久没被他抱着,说她不想念是骗人的,但她好不甘心就这么原谅他。

    他将她转过来,紧搂着她,轻轻的替她拭泪,「嘘~~别哭了,再哭,我会心疼的。

    「涵儿,我知道你对我有误会,我一定会跟你解释清楚,可现在我真的好累,你让我搂一会儿好吗?」

    他温柔的将唇印上她颤抖的香唇。「别哭了,从现在开始,我只想好好的爱你。」

    他是在说他爱她吗?

    这是真的吗?

    那位萧姑娘不是说他根本不爱她?!

    杜苍宇征战月余,他一心只想赶快回家看看他心爱的小妻子,如今搂着她,看到她的肚子里孕育着他的下一代,他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涵儿,我的小涵儿,我真的好想你。」他深情的捧住她的小脸,以舌尖轻舔着她的唇线,轻轻的描绘着。

    「不要~~会被人家看见啦!」她害羞的直想推开他。

    「我亲我的妻子,谁会有意见?叫他直接来找我。」他霸气的将军习性下自觉的显露出来。

    「是~~人家会不好意思咩!」她羞得小脸一片通红。

    「早说嘛!」他笑着一把抱起她,「你的闺房在哪儿?娘子,快带为夫的一起回房。」

    水涵红着一张脸,不好意思的指着自己房间的方向。

    她真的是逼不得已的,万一他在大庭广众下对她做了什么,她可是会羞死的,所以,她只好向恶势力低头,带他回她的房间罗!

    才一进到她的闺房,他就没好气的看着床上摆着七、八个扎得不太成人形的小稻草人。

    「娘子,这些是什么?」

    「人家的娃娃咩!」她做贼心虚的一把将那些小人扫到床底下,「我闲闲没事做,就……做些小人玩耍嘛!不行吗?」

    她突然觉得他好讨厌,才一回来就又想管她了。

    「行行行!不过,你的技术真的不太好,改天夫君教你。来!夫君好久没陪你玩耍,今天就让夫君好好的陪你。」

    其实,他根本没有那个意思,他累得眼睛都睁不开,只想搂着她一起ㄛㄛ困而已。

    可她却误会他的意思了。

    她羞红了俏脸,「夫君,人家~~人家肚子里有小娃娃了耶!」

    如果那个的话,不是会伤到小娃娃,虽然她也很想跟他那个,可是她会怕……

    「哈哈哈……涵儿,我可爱的涵儿,你真的想太多了。」他一把搂住她,连衣衫都没脱就安心的睡着了。

    而水涵在回来这阵子,天天都因心焦而睡不好,终于在今天下午,在他的臂弯里,她也睡得好香甜。

    傍晚,水老爷与水夫人偷偷来到女儿的闺房一瞥,这才安下心。

    「看来,我们多虑了。老爷,您当初说的还真是没错,咱们天真的涵儿真的掳获了苍宇的心。」

    「是啊!真好。」水老爷很欣慰的笑了。